•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吧主
    • 吧务
  • 神秘人
    神秘人
    没啥好说的
  • 代理帮
    代理帮
    提供各平台实时信息,曝光黑平台.
  • AG小菜鸟
  • 电竞大脸喵
    电竞大脸喵
    我们只谈电竞!
  • 火狐代理合营
    火狐代理合营
    火狐体育招募代理商,TG:@DL_HHAsa
  • 火狐体育代理部-李睿豪
    火狐体育代理部-李睿豪
    欢迎个人以及推广团队洽谈,飞机:@HUOHU500
  • 代理帮
    代理帮
    提供各平台实时信息,曝光黑平台.
  • 推广用户

    菲律宾吧 菲律宾吧 关注:83 内容:581

    日本最大灰产:年收入是美国赌城30倍,连安倍都站台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菲律宾吧
    • 1一滴水
      2021年02月05日

       

      有种说法,在日本,除了色情业外,最能展现人欲望的就是“弹子房”。

       

      实际上,安倍发迹和弹子房也有着密切关系,而且,日本弹子房流行背后还有一股来自朝鲜的势力。

       

      据说,日本人每年花在弹子房上的钱高达2000亿美元,几乎是拉斯维加斯赌博收入的30倍。

       

      那么,弹子房(パチンコ)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01

      把政府防疫要求,当作耳边风

       

      可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日本现在成了整个东亚疫情最严重的地区,现存确诊病人超过1.1万(相比之下韩国是1300多,中国更只剩700多)。

       

      安倍也不得不宣布,把紧急事态宣言期限延长到5月31日。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紧急事态”下,弹子房店却照常营业,政府干着急,也没办法。

       

      像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就在政府网站和新冠疫情通报会上,直接点名几家弹子房,呼吁大家不要去。

       

      不过,讽刺的是,在第二天一大早,弹子房门口就有一两百人排起了长龙,连停车场都快停满了。

       

      等一开门,店里人数就增长到了300多人。

       

      日本最大灰产:年收入是美国赌城30倍,连安倍都站台

       

      店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更是强硬表示:即使被点名批评,但也会照常营业,而且还能替我们宣传,扩大知名度。

       

      像神奈川、茨城、群马县都先后公布了不听政府劝告而坚持营业的弹子房,结果一样,不但没有起到制裁震慑的作用,反而刺激了这些违规店铺的销售。

       

       

      02

      其实,就是赌博机

       

      弹子房到底有什么魔力,让矜持的日本人,不顾疫情,非要排长龙去玩两把?

       

      弹子房,是日本最流行的娱乐场所。

       

      多流行呢?曾有统计,日本有10000多家弹子房,在一些小城市的核心地带,可能没有便利店,但你总能很快找到弹子房。

       

      弹子房里常见的机器有两种,一种叫“柏青哥”,另一种叫“柏青嫂”。

       

      其中,柏青哥在日语里就是弹子。

       

      具体玩法是,玩家用现金买了弹珠,然后在机器前,拨动扳手,努力把弹珠送到机器的小孔里。如果成功进入指定区域,就会出现精美的游戏画面并开始抽奖,中奖后就会滚出更多的弹子。

       

       

      弹子房装修普遍都很华丽,各种灯光、气球、音效,加上昏天黑地的氛围,人进去后,很容易就没了时间的概念,沉迷于游戏当中。

       

      店内门外还经常会有穿着性感的美女揽客。

       

      在疫情发生之前,弹子房基本上都是24小时营业,路人很容易被吸引,进去玩两把。

       

       

      而且,日本室内基本禁烟,但弹子房却可以自由吸烟,所以,很多老烟民也愿意去玩。

       

      一颗弹珠的单价并不高,1—4日元不等(1日元不到人民币7分钱),很多人会误以为玩这个并不会花很多钱。

       

      但,事实完全不一样。

       

      新手玩基本上就是白忙活。

       

      有长期生活在日本的网友就介绍,短短十来分钟,就输掉了2万日元(相当于人民币1300多块)。

       

      而这只是开始,连续输钱会激发人本性中不愿意服输的精神,只认为自己一时运气不好。

       

      所以,经常是一开始只是输小钱,当反应过来想回头时,往往已经输了成百上千万。

       

      想必大家也明白了,这就跟赌博一样。

       

       

      而柏青嫂,就直接差不多等同于老虎机。

       

      所以,简单地说,弹子房就是一种赌博场所。

       

       

      03

      “三店模式”规避了日本刑法

       

      日本人对弹子房的痴迷,有时都让人感到吃惊。

       

      赌博容易成瘾,弹子房也一样。

       

      2017年,日本静冈县湖西市就发生过一起悲剧,一个孩子的父亲带着1岁的儿子去玩柏青哥。

       

      因为怕孩子打扰到自己玩游戏,就把孩子留在了车里。

       

      这个父亲在弹子房玩了2个小时,回到车里时,发现孩子已经中暑身亡。

       

      同样的事情,在日本几乎每年都会发生。

       

      我们知道,日本禁止赌博。

       

      但弹子房,为什么还能堂而皇之地开店呢?

       

      其实,这就牵扯到弹子房的兑换机制,也就是“三店模式”。

       

       

       

      简单地说,在每一家弹子房的周围都会有两家这样的店铺,一家叫做“景品交换所”,另一家叫做“景品问屋”。

       

      玩家到弹子房赌博,如果赢了,赢的也只是钢珠。

       

      钢珠能在弹子房里兑换等值的特殊礼品,现在为了简便,弹子房直接可以用弹子兑换代币牌。
       

      这些牌子大部分都是塑料的,也有用18K黄金填充的。

       

       

       

      用户拿着这些特殊礼品或者代币牌,就可以去附近的景品交换所,换取相应的现金。

       

      而景品交换所可以拿着这些特殊的礼品或者代币牌,交给景品问屋。弹子房再从问屋回购这些礼品,从而形成三家循环。

       

      在这个过程中,三家店铺分属不同的公司运营,以钱换物,以物娱乐,再以物换钱。

       

      日本刑法规定,赌博参与者处以50万日元以下罚款,但重点是不包括以一时娱乐为目的,以物作为赌注的情况。

       

      也就是说,大家不赌钱,赌点劳力士手表、苹果手机什么的,都不算直接以金钱为赌注,不触犯赌博罪。

       

      弹子房正是利用了法律的灰色地带,明目张胆地干着赌博的生意。

       

      有媒体说,日本人每年在弹子房挥霍掉的钱高达2000亿美元,差不多是拉斯维加斯赌博收入的30倍。

       

      在日本,每年因为弹子房,也会引发无数悲剧。

       

       

      04

      先吃白道

       

      有人会问,那为什么不修改法律,堵住漏洞?

       

      或者,为什么在疫情肆虐之时,日本无论官方还是民间对于弹子房依旧这么忍耐,还能让它们违规开业?

       

      其实,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首先,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弹子房对于日本经济真的很重要。

       

       

      在2018年,日本有10060家弹子房。

       

      这桩被看作庸俗、肮脏的行业,员工数量超过了日本所有的汽车制造厂商。

       

      在最鼎盛的1995年,全国弹子房的营业额达到了30兆9000亿日元,直到现在弹子房产业每年都产生近25万亿日元的经济效益。

       

      占日本总GDP的4%以上。

       

      可想而知,疫情期间歇业就是等死,损失的不光是GDP,还有成千上万的人会失业。

       

      更重要的是,弹子房和日本政界有着坚实的利益链接机制。

       

      在日本,各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协会,像弹子房这么庞大的产业当然也有自己的全国性质协会,叫做パチンコ·チェーンストア協会(弹子房连锁协会),简称PCSA,基本上所有的弹子房都是这个协会的会员。

       

      打开这个协会的官方网站,能看到40个日本参众两院的议员,位列“特约顾问”。

       

      比如,有曾任自民党农林水产大臣的山本有二,国内曾广为宣传喝马桶水的野田圣子等等。

       

      其中,不但有执政的自民党议员,也有来自在野的民主党、维新会的议员。

       

      可见,弹子房在日本政界的渗透有多厉害。

       

      日本最大灰产:年收入是美国赌城30倍,连安倍都站台

      来自执政党自民党的部分“特约顾问”

       

      而弹子房的直接审批机构,叫保安通信协会。

       

      这个机构的人大都是来自原日本警视厅响当当的人物。

       

      这又牵扯到日本警界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派遣制度(天下り):原警视厅即将退休或者已退休的,都会内定安排在这样的协会,待遇还是非常丰厚。

       

      所以,弹子房又得到了警察的庇护。

       

      甚至,安倍晋三家族和弹子房也有密切联系。

       

      安倍政坛发迹的山口县下关市,安倍竞选总部的房屋所有权就属于一家名为東洋エンタープライズ的公司,这家公司自己就经营弹子房连锁店。

       

      换句话说,安倍竞选总部的房子,都是从一家弹子房公司租用的。

       

      而且在安倍父亲参政时,这家公司就是安倍家族的有力支持者。

       

      在2018年,横滨市的一家弹子房开业,有人发现了安倍晋三送来的贺喜花篮。

       

      真的很难想象,一个国家的最高政府首脑会给一家赌博店送花篮,但在日本的确发生了。

       

       

      05

      也吃黑道

       

      弹子房不但在白道玩得开,背地里的黑道势力同样不可小觑。

       

      在日本,大部分的弹子房经营者都有黑道背景,而且主要为在日本的朝鲜族人。

       

       

      先前,日本殖民朝鲜半岛,不但掠夺资源,对朝鲜人也实行同化教育,大量掠夺朝鲜劳动力。所以,在二战后,有相当多的朝鲜族人没有返回祖国,而是留在了日本。

       

      在那个时代,语言不通,民族不同,他们饱受歧视,所以,很多人无奈干起了烤肉店、拉面店,还有这种弹子房。

       

      经过打打杀杀和原始积累后,他们有了现在的成就。

       

      日本有一个机构名叫日本朝鲜人总联合会,至今已有六七十年历史。因为日本和半岛北面没有建交,据说,这个联合总会其实就差不多扮演了外交机构的角色。

       

      而它的一大半成员,来自遍布全国的弹子房。

       

      据说,朝鲜很大一部分外汇收入也来自这里。

       

       

      06

      结语

       

      对于弹子房的风靡,日本社会学教授加藤英敏曾说:日本是一个人满为患、群体意识浓厚的社会,而弹珠机恰恰是日本人罕见独自一人的活动,你玩的那台机器就是属于你的独立空间。

       

      实际上,弹子房是日本最喧闹、最拥挤的地方,人与人紧密地坐在一起,背景音乐动感而嘈杂,巨大的音乐伴随着弹子跌落的声音。

       

      在这里,不需要与旁边的人交流,更多的是借这台机器逃离现实的烦恼,将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一场又一场的赌博当中。

       

      在工作、家庭的双重压力下,弹子房反而成为了一种释放自我得到解脱的好地方。

       

      只是,在每个喧闹的街头,在数百万个金属球的碰撞声中,多少人正在其中醉生梦死,又有多少家庭会因此家破人亡。

       

      而相关利益者,却各得其所。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