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神秘的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推广用户

    柬埔寨 柬埔寨 关注:103 内容:3681

    一个偷渡者的自白:我不要当狗推,我想合法回中国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安危事件 > 博彩新闻 > 柬埔寨 > 正文
    • 柬埔寨
    • 1一滴水
      专业回收各种二手娘们

      一个偷渡者的自白:我不要当狗推,我想合法回中国

      接受采访的那天,阿和已经跟柬埔寨移民局拉锯了一个多月:签证处收走了他的回国证明,但迟迟不给批注;关押处则表示,没有“回国证明”,不能遣返他。

       

      他只得天天来。在孤立无援的30多天里,他四处跑、不断问,疯狂打电话,但得到的只有一种回复——“再等等吧”。

       

      “现在就是想正规回国,也是特别特别难。哪也不管,就好像逼着人偷渡回去一样。”

       

      ————

       

      阿和是河北人,31岁。

       

      还没来柬埔寨前,他在河北某城市运营一家小饭馆,但因为疫情,饭馆复业后生意不景气,撑了不到半年就关门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朋友发来消息,柬埔寨这边有个工厂,月入能有2万。朋友还发了语音、视频,他确信不疑,欣然从老家出发。一路有人“带路”——“坐飞机到南宁,翻过两座山,从铁丝网的缺口里穿过,进入越南。再开车,穿过一条河,一路就到了柬埔寨。”

       

      从那天起,阿和多了一个身份:偷渡者。

       

      以下是阿和的自述。

       

      2020年1月疫情爆发,我们的小区不让出去,经营了两年多的饭店也关门了。4月底才让开门。但比起疫情前,顾客少了很多。

       

      坚持了一段时间吧。但后面,每月四千多元的房租、五千元的房贷,再加上一家人的生活费,饭店实在维持不下去了。九月就关门了。这时候,我心想,怎么想办法再挣点钱。

       

      骗我来的那个发小,就是在那时联系我的。他说,柬埔寨这边有个工厂,跟着老板做一个月能收入2万元。工作内容,就是一些帮跑跑腿之类的工作。

       

      我们是在一个小区长大的。我一早就听说他出国,还挣到钱了。我一点都没有怀疑,就准备去柬埔寨。

       

      那时真的没想到,他居然会骗我。要换做其他人,我肯定是不会信的。

       

      偷渡:

      摸黑爬山,从铁丝网穿过

       

      去年9月底,我从石家庄飞到南宁,然后住到大新县的一个小宾馆,待了应该有三天。10月7日还是8日的时候,大概晚上12点左右,有人打电话让我下楼。

       

      我收拾完出来,外面停着一辆现代越野车,应该是ix35,里面有人招呼我上车。除了司机,车里有三个人,其中两个是女孩,看上去还比较年轻。我们安静地出发了。司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问他是不是正规也不说。

       

      被拉到山上后,负责接应的就不再是中国人了——两个越南人在那等着。我们四人跟上他们,摸黑爬山。路上不给打手电,哪怕开手机的光也不行,稍微说话也会被制止。

       

      天气刚下过雨,路很滑,深一脚浅一脚的。地面很黑,一不留神就会摔跤。还有一些很偏的山路,一不小心就可能掉下去。全程又累又怕,两个越南人还一直催促我们快点。

      当时我有怀疑这是偷渡的。我试着想问些东西,但不管怎么问,他们都闭口不答。那两个越南人很凶,而且看起来带有武器。唉,我有想过离开,但还是想着,发小不会骗我。

       

      我们走到一个周围被铁栅栏包围的小山洞。铁丝网已经被人为开了一个小口,刚好够成年人钻过去。我们刚到时,有人正在从里面钻出来。我一下子确定了,这就是偷渡。

       

      我们钻了过去,起身,穿过山洞到另一头。说是山洞,其实是个山缝隙,旁边就是悬崖,中间可以落脚的地方非常小。我们扶着岩壁走过去,真的跟走钢丝一样。就这样,走了大概四五分钟。

       

      山洞的另一头也是铁丝网。我们又钻了过去。这应该就是进入越南了。

       

      有人带我们坐车,一路往南开。中途还换了好几趟车。坐了有两天,40、50 个小时吧。然后,我们穿过一条河,走田地,到了柬埔寨。

       

      就这样,连着翻山和坐车,大概有四天时间。

       

      这一段经历印象挺深刻的。其实特别后悔。如果当时去山上,我就拒绝了,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反抗:

      我不当狗推,我要回家

       

      进入柬埔寨,我们三个人就分开了。

       

      当时国内还有疫情。我先被拉到一个工业园区隔离,不准外出,还被取了咽拭子、抽了血去做核酸检测。这些都是他们的人做的,不是官方的。十多天后,应该是确定了我没有新冠,有辆车过来,把我送去西港一个叫中国城的地方。那边是一个封闭的园区。

       

      刚进去,手机就被没收了。

       

      公司里大概有十多个人吧。有个像老板的,给我们开会、发言。然后是培训,内容是教人如何把自己包装成高富帅、聊感情,等感情成熟了,再去向女方推荐“投资”产品。

      我看到是这个东西就不愿意做。我认为这就是诈骗。我说,我不想干。当时我还不知道,这种骗局叫做“杀猪盘”。

       

      老板说,为了让我过来,他们花了不少隔离费,我要老老实实做个半年。要是现在想走,必须把这些钱赔给他们。他们报了个数:要四万两千多人民币。

       

      我不愿意做,这是骗人骗钱的东西,哪怕半年我也不想做。而看到他们要我赔这么多钱,我也不想给。

       

      一开始,他们还好好说话,后面就残暴了,直接拳打脚踢,把我关进小黑屋里。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吃的、喝的,也没有床。几天下来,我实在受不了,就跟他们说我同意付钱。

       

      他们把手机还给我,让人跟家里要钱。我家里也不容易,凑了下,把钱打到了我的银行卡。他们押着我,到园区里的一家超市,用支付宝扫码转账,让超市给我换美金。

       

      他们把美金都拿走,然后我被放了。

       

      那时是11月。

       

      手续:

      五个月了,我想正规回国

       

      出来后,我让家里人帮忙联系派出所报案,看要怎么做才能回国。

       

      我是偷渡来的。这种行为本身就不对,是违法的。我也不想错上加错,就想着回去的时候,至少正规合法地回去,哪怕接受处罚也没关系。

       

      但现在就是想正规回国,也是特别特别难。哪也不管,就好像逼着人偷渡回去一样。

      -回国证明

       

      国内派出所的警察说,可以向在柬大使馆求助。

       

      我先到了大使馆。不过,那里不给进去,说没有预约的不给进去。我给他们打电话,说明了我的情况,包括我是被骗过来、想尽快回国这些情况。他们告诉我,先在网上正式预约,申请回国证明。

       

      网上预约的人有很多,我预约了很久。11月结束了,我还没预约上。到12月终于预约到了。我打印了预约证明,进大使馆填写资料申请。当天就填完上交,接下来就是等电话通知。

       

      大概一个多月吧,也就是1月的时候,回国证明顺利地办下来了。

       

      我拿着证明,开始跑移民局。没想到,这又是一条漫长的路。

       

      按照正常流程的话,是大使馆给我开回国证明,然后我拿着回国证明去移民局自首,由移民局把我遣送回国。

       

      但是,我拿了回国证明去移民局关押处的时候,那边的人不肯收。我跟那边的中文翻译解释,我是怎么过来的,来干什么的,但他们还是不同意接收。他们说,要让警察局抓住我,把我送过来的,才可以遣返。

       

      -报警记录

       

      于是我去了金边的警察局自首。他们听我讲完,给我出了一份笔录和报警记录。好说歹说,就是不肯抓我。

       

      我拿着报警记录和回国证明,再去找移民局,关押处还是不肯接收。

       

      我又去跑警察局,让他们抓我,又被拒绝。

       

      就这样反反复复地跑,我还跑了其它的警察局。

       

      前前后后大概跑了四五次吧。到最后一次去警察局,可能他们看我来多了也烦,有个应该是领导的人走了出来,给移民局打了个电话。

       

      然后跟我说,移民局能给我处理了,让我回去。

       

      -天天跑移民局

       

      我再去移民局的关押处,还是被拒绝了。不过,签证处的人站了出来,说由他们处理。

       

      他们收走了我的报警记录和回国证明,然后录了一份笔录,让我签字按手印。然后说,等领导签字了,我就可以正常走了。我问要多久,他们说很快。

       

      那时已经是2月8日了,都陆陆续续申请几十天了。想到马上能回国,我很开心, 就老老实实等着。

       

      然而,5天过去了,10天过去了......一直没有消息。

       

      我慌了。我天天跑去移民局问,但都是告诉我说,领导还没签字,事情还没好。我很着急、难受,感觉是不是没有希望了,是不是回不去中国了,焦急得很。移民局这边除了翻译,说的都不是中文,根本没法交流。这样我就更急了。

       

      我接受不了呀,我还是天天跑移民局,四处打电话问。在最多的一天里,我打了有100多个电话。

      后来,关押处的人说同意接收我了,只要我把回国证明拿过来。

       

      可是,我的回国证明还在签证处那边,等签字。我要不回来,也等不下来。

       

      路就这样断了。这些单位就是一次次给你希望,然后又兑现不了。

       

      这是上个月的事情了,2月23日吧。

       

      1月拿到回国证明的时候,我原本以为,交了资料了,很快就能处理,可以回家了。结果迟迟办不下来,一直在被拖。拖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关押处同意接收自己了,又因为资料在签证处手里而办不成。

       

      真的是走投无路。

       

      现在过了很长时间了,移民局也一直没有给明确的处理方式,也没有给我新消息。

       

      真的是接受不了呀。整个人现在就更崩溃了,不知道怎么办了。

       

      今天是3月11日。我住在移民局对面,还是天天过去问,四处打电话求援。事情就是卡在这里,我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怎么样。目前住在中国人开的酒店,他们知道我的情况,也挺同情我,会帮助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还是希望能尽快回国吧。

      如今,疫情越来越严重,整个人在这里,心里也不踏实。我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个人资料、证件什么的也没有,想做核酸也做不了。真的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我是家里的独子。父母身体不好,母亲前阵子也生病了,家里还瞒了我好久,我前阵子才知道。我还有个四岁大的女儿。就这样,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出来都是为了养家糊口,想多挣点钱。但我真的没想到,钱没有挣成,还弄成这个样子。

       

      真的是一时脑热啊。你们把我这个事好好报道一下吧。我想,能让更多的人看到就看到,不要想着天上会掉馅饼,或者真的突然有很好的工作,能挣很多钱。真的,不要想得太天真。在国内脚踏实地地做事情,比什么都强。

       

      真希望,中国人不骗中国人,中国人不害中国人。

       

      ————
      记者手记

       

      采访是阿和通过语音消息,一条条给我们发过来的。他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下榻在一家中国人开的酒店里。他孤身飘零,前路茫茫,但对每个问题都会做出详尽的回答。

       

      他一字一句地讲述自己的经历,细节清晰,语气冷静。全程没有发泄和抱怨,仿佛已经置身事外。这不禁让人认为,这是否只是一场被夸大的烦恼。但听着那些匪夷所思的经历,我们不禁一次次动容,为他的坚守底线和锲而不舍而感慨。

       

      阿和逃出“公司”是11月。具体是哪一天,他没有告诉我们。大概计算一下日期的话,截至采访时间(3月11日),他离开那里已经超过了100天。也就是说,仅仅为了回国这件事,他已经花了100多天。他迟迟得不到官方的通知,又没有收入,还撞上了全国疫情爆发。这样掰着日子耗下来,对一个孤身在外的人而言,需要的是多么强大的意志。

       

      好消息是,在采访的第二天(3月12日),阿和联系了我们,说移民局刚联系了他,周一(3月15日)去那边办理资料。

       

      我们将继续关注阿和的回国情况。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