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神秘的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推广用户

    柬埔寨 柬埔寨 关注:103 内容:3681

    发现我跳楼后,公司保安把我打了一顿才送医院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安危事件 > 博彩新闻 > 柬埔寨 > 正文
    • 柬埔寨
    • 1一滴水
      专业回收各种二手娘们

      发现我跳楼后,公司保安把我打了一顿才送医院

       

      为了逃出网投公司,他从二楼跳下,摔断了腿。公司保安先将他打一顿,才送他去医院。

      赌场岗位变网投

      据阳先生表示,他是被一个关系不怎么好的朋友骗来柬埔寨。

      朋友叫阿强,来自河南,阳先生并不知道其真实姓名,两人在东莞虎门相识。

      阿强介绍他来柬埔寨给其老板看赌场,和在KTV做内部保安,开车接送KTV女孩上下班等相关工作,月薪15000元,另外还有外快小费。

      阳先生说,阿强经常发朋友圈,也是赌场和KTV,他便信以为真。

      于是,他自己购买了1月20日飞柬埔寨的机票。确定他已购买机票后,阿强给他转了14000元,作为入境隔离的2000美金费用。

      2月5号,阳先生刚结束酒店隔离,阿强就接他出来一起吃了顿饭,跟他说赌场因打架事件关门,让他先去网投公司上班,工资底薪8000元,提成另算,每个月能挣到两三万元。

      就这样,阳先生被送进了网投公司,“我当时根本不知道网投公司是从事网络诈骗的。”他说。进入园区后,他并没有立即开始工作,而是在公司单独分配的一间房间待着。

      在这段时间里,他还能联系得上阿强,阿强让他放心,称即使不上班,也有8000元底薪,工资从2月5号开始算。

      期间,他在园区小卖部向别人询问工作内容,对方告知他是做P2P(互联网金融点对点借贷平台),但他仍不清楚这属于诈骗。

      2月11日(年三十)下午,公司组织在一家饭店吃了顿年夜饭,给每个人发了100美金红包,“那是我真正意义上用了他们的钱,就是这100美金红包。”阳先生说。

      成为“杀猪的屠夫”

      2月14日(年初三),阳先生正式开始上班。

      公司让他阅读一些网络诈骗案例和资料,他一看,意识到这份工作与诈骗有关。

      他不想从事诈骗,但想到在柬埔寨无亲无故,又没钱租房子,转而考虑先工作一段时间,拿到工资再辞职。

      但进了公司,他才明白,自己被限制了人身自由,无法轻易外出,被迫学习网络诈骗,欺骗国内的中国人。

      每天早上8时,阳先生去上班,一天要上满大概十二、三个小时。

      他在微信、QQ加好友,客户资源是那些在网贷平台的用户,筛选其中的有钱人,跟对方建立感情,博取对方的信任。同时,给对方发自己在某APP上赚了多少钱的截图,骗对方也在某APP投资。实际上,这所谓投资,即赌博。

      起初,客户会充1000元、2000元,很快都会获得盈利。他们可以随时提取现金或者退款。等他们尝到甜头,充值金额越来越大的时候,系统则禁止他们退钱,甚至直接让他们无法登入APP。

      “猪”养到长了膘,逃不过被宰杀的宿命。“我看到的那些案例,最少都是被骗几十万元,最多的被骗过几百万元。

      被赔付逼出的跳楼

      上了十几天班,他决心不再继续干诈骗,向公司提出离职。不过,公司要求24000元的赔付,而阿强早已把他拉黑。

      他拿不出赔付,求助多人无果,也不敢报警,被告知会遭打死。他说,在那时真正尝受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滋味。

      阳先生与公司展开一场“拉锯战”,他拖着说想办法借钱赔付,一直拖到他跳楼。

      3月19日晩上10点半,阳先生选择从二楼跳下逃跑。他用被单弄了条绳子,紧抓着绳子,但下滑过快,两个手也磨得受伤,在指节间留下几处发黑的破皮。

       

      发现我跳楼后,公司保安把我打了一顿才送医院

       

      而且,他不幸踩到石头,摔断了腿。

      发现阳先生跳楼,公司的几个保安并没有及时救助,反而用皮鞋踢他的胸口。将阳先生送到西港省人民医院后,他们随即离开。到达医院时,已经是当晚11时30分,距离跳楼过去1小时。

      直到现在,阳先生的胸口依然呈瘀紫色。

      由于他没有经济能力治疗,只好求助于湖南海鲜哥,海鲜哥帮他联系了泰康中医院相关领导,月21日下午他转到泰康中医院。

      “想回报好心人”

      据阳先生介绍,前两年在国内,他因生意失败负债累累,亲朋好友该借的都借了,还没有还清债务,妻子因此与他离婚。

      在湖南老家,他上有七十多岁父母,下有儿子,“我原本以为出国能挣钱,想不到被骗入虎穴干犯法的事,我不敢告诉朋友,更不敢告诉家人,进退两难。”

      目前,阳先生躺在病床,两个骨头都断了,小腿肿得比大腿还粗,等消肿了才能动手术。另外,小腿部分皮肤发黑,医生担心皮肤坏死。

       

      发现我跳楼后,公司保安把我打了一顿才送医院

       

      住院四天以来,他只在21日晚吃了点东西和止痛药,方能入睡几小时。

      哪怕他千方百计瞒住家人,也瞒不住了。3月21日,当地公安去他家了解相关情况,表示将调查将他骗来柬埔寨的人。

      他父亲本来身体抱恙,一听阳先生出了事,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当晚,弟弟转钱给他缴医药费,但不足以抵消所有的医药费。

      “在西港省人民医院花了1000美金,是自己找家人要的。海鲜哥来医院看我时私人捐了500美金,群里的好心人捐了300美金,把我感动得热泪盈眶。我还欠西港省人民医院300多美金,家里条件不好,能力有限,希望有人帮帮忙,让我在异国他乡渡过难关。”他希望同胞能向他伸出援助之手。

      未来,阳先生计划先治好伤,再打工挣够机票费,尽快回国。“还想回报海鲜哥及帮助我的人,非亲非故捐钱帮助我治疗。”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