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吧主
    • 吧务
  • 神秘人
    神秘人
    没啥好说的
  • 代理帮
    代理帮
    提供各平台实时信息,曝光黑平台.
  • AG小菜鸟
  • 电竞大脸喵
    电竞大脸喵
    我们只谈电竞!
  • 火狐代理合营
    火狐代理合营
    火狐体育招募代理商,TG:@DL_HHAsa
  • 火狐体育代理部-李睿豪
    火狐体育代理部-李睿豪
    欢迎个人以及推广团队洽谈,飞机:@HUOHU500
  • 代理帮
    代理帮
    提供各平台实时信息,曝光黑平台.
  • 推广用户

    菲律宾吧 菲律宾吧 关注:87 内容:686

    博彩业的【特别流氓税】【契约税】和【吸血税】(下篇)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菲律宾吧
    • 1一滴水

      博彩业的【特别流氓税】【契约税】和【吸血税】(下篇)

       

      大家好,我是凤凰老马!前面曾提到过,各地区的监管机构都不约而同的给博彩公司量身定制了税率,生怕博彩公司少交一个铜板。

       

      对于实体赌场,他们无一例外的征收了【所得税】,但是对于网络博彩,有些地区征收【投注税】,有些地区却征收【所得税】,有些地区干脆毫无廉耻的既征收【投注税】也征收【所得税】,那么这些情况是因何产生的?

       

      博彩业的【特别流氓税】【契约税】和【吸血税】(下篇)

       

      既要【契约税】又要【吸血税】的案例

       

      按照前文的逻辑推断,征收【所得税】是双赢的局面,虽然被政府拿走的钱很多,但拿走的钱都是从博彩公司的利润中扣除,并未让博彩公司自己垫钱,但是这其中有个关键点——双赢局面的构成一定离不开政府的高效廉洁,简而言之,收钱的人不能拿钱不办事。

       

      然而这种拿钱不办事的情况还挺多,不然为什么只有澳门超越了拉斯维加斯,其他地区却没折腾起来?

       

      典型的例子就是菲律宾的博彩税制,目前菲律宾政府要从博彩公司征收5%的【所得税】,以及1.5%的【投注税】,等于是既要和博彩公司建立契约,也要从博彩公司吸血,算盘敲的贼精明!

       

      根据数据统计,菲律宾政府在短短几年内就从博彩业获得了快200亿美元的收入,既然要了这么多钱,菲律宾政府是否履行了契约呢?这个不用老马举例,相信所有身处菲律宾的博彩从业者都感同身受——契约精神在菲律宾根本不存在!

       

      澳门政府收取【所得税】之后,大力提升城市的魅力和政府部门的工作能力,为纳税的赌场带来源源不断的客源,而菲律宾政府收取【所得税】之后,又拿【所得税】做了什么?

       

      在老马的印象中,貌似任何有益博彩公司的措施都没有推出,连博彩公司最需要的网速和安全都没有保证。时至今日,菲律宾的网络依然差的要死,菲律宾的安全形势依然糟糕透顶,而菲律宾政府不加以反思,反而更加贪婪,还想着追加【所得税】的征收额度,连博彩公司的员工工资也不放过,还要从外籍员工那里征收【个人所得税】……

       

      就老马目前所知的情况,征收【所得税】的同时还征收【投注税】的骚操作,也就菲律宾政府能做的出来,为了这点钱,菲律宾政府真的是脸都不要了。

       

      博彩业的【特别流氓税】【契约税】和【吸血税】(下篇)

       

      不要【契约税】也不要【吸血税】的典范

       

      对于依靠博彩业带动经济的国家(地区)来说,博彩税和牌照费都是其政府收入的重要来源,但有些国家偏偏就不要这些税,与吃相难看的菲律宾政府完全是相反的做法,例如网络博彩同样发达的中美洲地区,当地对于网络博彩公司的税率几乎全免,不收【所得税】,更不收【投注税】,条件优越到难以置信。

       

      最早注意到这种情况时,老马也很惊讶,难道这些国家(地区)的政府是吃素的?

       

      后来经过老马的认真分析,才渐渐明白这些现象的真实背景,直白来说,当地政府这么做一般都是有长远考虑的,但和博彩公司是否落地也有直接关系。

       

      所谓的落地,就是博彩公司是否真的在当地有经营行为,而不是简简单单的申请一张博彩牌照后就消失了。

       

      这其中的逻辑在老马之前的文章中有过阐述,如果博彩公司只是单纯在那些小国申请一张牌照,没有任何运营人员在这些小国内,那么小国的法律和执法部门就很难对万里之遥的博彩公司产生威慑力,这些小国更不可能在全球范围内执法收税,因此不如自己主动放弃税收,简简单单的赚个牌照费和年费即可。

       

      因为博彩公司不在管理范围内,所以对其免税,这是很明智的决定,那么有没有在博彩公司落地运营后,依然对其免税的地方呢?

       

      老马认真对比了一下,还真有这种地方,例如巴拿马和哥斯达黎加,都是大大方方的将博彩公司请进门,也没像菲律宾一样把博彩公司当成“肥羊”一样去宰。

       

      老马认为这些地方的政府机构都是很聪明的,或许他们也明白网络博彩的性质——网络博彩公司的客户都是自己发展的,当地政府几乎没出什么力,既然如此干脆就赚个牌照费和年费,让博彩公司慢慢发展壮大,当博彩公司与周边产业产生交集,就能慢慢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

       

      博彩业的【特别流氓税】【契约税】和【吸血税】(下篇)

       

      未来的博彩税将会是怎样的?

       

      与不讲武德的监管机构是没有办法长期共存的,因为博彩公司会有一种被剥削压迫的痛感,加上税率在这些监管机构的操作下连番上涨,最终只会促使博彩公司搬迁逃离。

       

      拿菲律宾和中美洲的博彩税率对比来看,就能发现明显的区别,菲律宾政府揠苗助长的方式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这已经促使众多博彩公司逃离,转而寻找政策更加优越的地区开展经营。

       

      老马预计在不久的将来,在全球的新冠疫情宣告结束之后,各地的博彩准入政策将全面降低,而博彩税率也会直线下降,众多经济陷入泥潭的政府机构会以优厚的政策欢迎博彩公司入驻。

       

      这并不是老马的胡乱断言,而是老马在观察各国博彩政策后的分析判断,从日本大阪到美国纽约,博彩业的受重视程度已经远超以往,而博彩业为各地政府带来的收益也有目共睹,任何一个不那么愚蠢的政府机构都会慎重考量自己的博彩政策和税收制度,以此来吸引更多的博彩公司。

       

      在这样的背景下,【投注税】这种纯粹吸血的税种,或将很快退出博彩业的税种列表,而【所得税】这种双赢的税种或将成为绝对的主流,至于特别流氓的【特许经营税】,只会成为博彩历史上的一个笑话,被一代代博彩从业者们拿来讥讽。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