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神秘的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推广用户

    中国 中国 关注:103 内容:3753

    25岁青年逃出缅北的惊魂日夜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安危事件 > 博彩新闻 > 中国 > 正文
    • 中国
    • 1一滴水
      专业回收各种二手娘们

      25岁青年逃出缅北的惊魂日夜

       

      “没有自由,没有尊严”

       

      “不听话就被关小黑屋”

       

      “逃了3次都没成功”

       

      “辞职的话要交5万元‘赎身’钱”

      ……

      25岁的湖北荆州人张某被缅甸北部高薪招工所诱骗,备受折磨9个月后,终于寻得机会出逃,第一时间向家人发出求助信息。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三级公安机关联动,终将他成功接回荆州。

       

      “在那里,没人把你当人看,真的太恐怖了!”面对记者采访,提起那段噩梦般的经历,张某仍然心有余悸。

       

      持枪保安封锁公司出口

       

      “高薪招聘游戏客服,月薪8000元起,包机票,包食宿,坐标缅北!”

      2020年6月,在家待业的张某,在某游戏微信群内看到这样一条招工信息,厌倦了“宅男”的生活,他一心想着外出打拼发家致富,便报名求职,动身去往缅北。

       

      果然,诚如招聘信息上说的那样,前往缅北途中的机票、住宿全都有人搞定,那一刹那,张某真的觉得碰上最好的工作。

       

      按照“公司人事部”的指示,他从武汉飞往昆明,又乘车前往西双版纳。在西双版纳稍事休整后,“对接人”与他取得联系,带领十几名与其一样怀揣发财梦想的 “工友”一路翻山越岭,从摩托车、换乘皮卡车,从不知名的小路躲开边境卡口,历时10多个小时,到达缅甸贺岛。

       

      “公司”是一栋8层楼的房屋,门口有拿着枪的保安、近4米高的院墙和铁网、封闭式的大铁门。张某被安排在6楼,“领导”的见面礼就是要求交出身份证、手机。张某此时才明白了,所谓的免费车票、机票和食宿,实际上就是诈骗分子招兵买马“请君入瓮”,自己完完全全被骗了。

       

      想辞职得交5万元“赎身”

       

      “公司”犹如一个封闭的世界,每个楼层都盘踞着不同的诈骗组织,楼下有小卖部、奶茶店,但物价却比国内翻了3倍多。

       

      25岁青年逃出缅北的惊魂日夜

       

      张某被分配在“恋爱组”,就是冒充单身成功男士,用话术骗取女性信任,引诱对方一步步掉入“投资”陷阱。

       

      在随后被迫接受的“入职培训”中,“公司”要求必须熟记几十页纸的诈骗“话术”,包括嘘寒问暖、甜言蜜语、言语挑逗等各种技巧性用语。

       

      “每天强迫上班16个小时,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怎么打都没人管。”张某说,位于6楼的“公司”共有近300人,早上10点上班,一直到次日凌晨两点。“公司”发了4部手机,通过各类交友网站添加女性,然后开始不停的聊天。专门有4名工作人员“盯梢”,打瞌睡或者工作不积极,迎接的就是一顿咆哮辱骂,有时直接一耳光打得眼冒金星。“一旦有女性上钩,就必须第一时间交给组长,继续下面的诈骗环节。”

      上厕所不得超过10分钟,抽烟不得超过5分钟,不得向对方透露任何公司“信息”……上班的规矩非常苛刻,一旦违反将罚款100元至1000元,屡教不改就是一顿毒打,并扬言威胁“谁不听话、骗不到钱,就把谁卖到矿山去”。

       

      张某称,自己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知道工作是诈骗之后,心理压力很大,就算是背熟公司“话术”,在实施诈骗时仍是收效甚微,入职一个多月仍是“零业绩”。

       

      备受煎熬的张某提出“辞职”。公司却称,“按惯例”要求赔偿其来缅北的路费、食宿费以及公司产生的“管理费”,合计5万元。“这明明就是“赎身”钱!”

       

      张某言辞拒绝后,“公司”将他关到一间“小黑屋”,双手被拷在1米多高的铁棍上,屁股坐不下来,只能蹲着或者站着,每天一碗白米饭,没有任何声音和光线。

       

      关了两天后,“公司”带着持枪保安来谈判:“要么交钱走人,要么好好上班。”

       

      面对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折磨,张某几近崩溃,无奈选择了继续上班。

       

      经历3次惊心动魄的逃亡

       

      恐惧、愤怒和逃离,这几个词,每天都在张某的脑海中回荡。

       

      “逃了3次都没成功。”

       

      ——2020年10月的一天凌晨,张某趁大伙熟睡后,悄悄来到2楼,从楼梯间的窗户翻到外面的挡雨棚,再顺着挡雨棚往前爬行十多米,来到距离院墙最近的一角。此时,纵身一跃便可跳到院墙之外,但张某却犹豫了。院墙外一片漆黑,下面到底有什么?如果摔伤被抓住,后果可想而知!徘徊了近十分钟后,张某原路返回寝室。

       

      ——2020年12月底,院墙一处墙面损坏维修,有一个小洞,瘦小的张某估摸着可以钻出去。趁着深夜,他避开巡逻的持枪保安,劲直冲向小洞,上半身刚钻出去,外面就传来说话的声音。张某吓得一身冷汗,赶紧缩回。原来,洞外安排着专人看守。

       

      终于,2021年春节后,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出现了:由于中国警方加大反诈打击力度,诈骗公司风声鹤唳,决定另迁新址,从贺岛搬到孟波。张某也换了“岗位”,被分配到“学生贷注销骗局”。仓促转移后,“公司”保安力度大大降低,虽然仍有持枪人员梭巡,但原来的“高墙铁网”已不复存在。

       

      张某仔细分析地形后,第二天凌晨就跑向屋后的深山。张某说,跑了1个多小时,腿上手上被树枝划伤了多道口子,但不敢停下,只想逃出去。“跑到后面才发现,只有悬崖峭壁,根本没有出去的路。”

       

      第3次逃跑又以失败告终。

       

      中国的哥相助逃离“魔窟”

       

      “去缅北的时候,我把最好的衣服穿上了,半年多时间我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就像个乞丐。”

       

      进来大半年全在这“铁牢”之内,很多同事开始“声讨”,“公司”决定分批让大家出去理发活动。

       

      2021年3月20日晚,张某和另外两名同事,在一“领队”的带领下来到集镇,理发过后,嗜赌成性的“领队”给了张某1000元钱,“你带他们去吃东西娱乐下,我去赌场玩两把。”

       

      机会就在眼前!吃完饭后,趁着两名同事娱乐的空档,张某跑到大街,拦下一辆的士。“快开车,我要去边境。”

       

      “我是中国人!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此时的张某,本来谁都不敢相信,但眼前50多岁的哥的这句话,让他顿感温暖,一股脑述说所有的遭遇。好心的哥开车近两个小时,将张某带到缅甸贺岛,让其找个酒店躲两天。“现在去边境,很有可能被诈骗团伙拦截,等两天最安全。”

       

      张某一到酒店,想办法联系上家人,并让家人赶紧报警。其母亲迅速跑到荆门市荆州区御路口派出所报警求助,该所将情况向刑侦大队通报,荆州市区两级公安机关联动,通过联系湖北驻云南边境工作组,为张某指明一条回国之路:“必须确保自身安全,想办法前往孟连口岸,我们在国门等你。”

       

      决定孤注一掷的张某,联系上好心的哥请求帮忙。3月22日清晨,的哥如约而至,载着他专挑小路,避开多个可能设卡的路段,一直来到孟连口岸附近。

       

      在该口岸进行数天的隔离等待后,3月29日,张某终于踏入国门,长达9个月的“噩梦”,就此结束。

       

      25岁青年逃出缅北的惊魂日夜

       

      4月13日,荆州区公安分局组成专班远赴云南省孟连县,将隔离14天的张某平安接回。张某因非法入境,被云南警方行政处罚。

       

      “千万不要随意听信他人去缅北,我的经历就是教训!

       

      警方提醒

       

      广大群众要提高警惕,通过正规、合法的劳务中介外出务工,切勿轻信赴缅北地区的招工信息。也正告滞留缅北人员及其家属,请及时联系劝导亲人尽快回国入境投案自首。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犯罪情节较轻、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依法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拒不入境投案自首的,公安机关将依法从严惩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