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神秘的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推广用户

    菲律宾 菲律宾 关注:103 内容:3753

    阿亚拉集团:BPI银行有意接手花旗银行退出菲律宾后遗留业务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安危事件 > 博彩新闻 > 菲律宾 > 正文
    • 菲律宾
    • 1一滴水
      专业回收各种二手娘们

      本周四,菲律宾财阀之一的阿亚拉集团,旗下菲律宾群岛银行(BPI)新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Limcaoco表示,在总部位于美国的花旗银行,宣布退出菲律宾后,菲律宾群岛银行(BPI)对竞标菲律宾花旗银行,遗留下来的个人消费金融等业务很感兴趣。

      “BPI一直是花旗银行个人零售业务的仰慕者,对于BPI来说,花旗银行的个人消费金融方面,做的很出色,并且在漫长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研究这个同行,但我们从未想到,花旗银行会放弃菲律宾。”

      “说实话,我们很可能会感兴趣。这是一个伟大的生意……我认为,当您查看我们的资本比率时,我们有足够的资本。我不知道竞标的门槛是多少,但是我希望拿到入场券。”他补充说。

      花旗集团早些时候表示,它将退出包括菲律宾在内的13个国际个人消费金融市场,将其业务集中在财富管理以及消费银行业务强劲的核心枢纽。

      花旗银行表示,这不会对其在菲律宾开展业务已有100多年的业务产生直接影响。

      这家美国银行业巨头还宣布,仍将继续在该国开展非个人消费金融方面的银行业务。

      根据菲律宾央行的最新数据,就资产而言,菲律宾花旗银行是菲律宾第12大银行,而阿雅拉(Ayala)领导的菲律宾群岛银行(BPI),资产位于前三甲之列。

      BPI执行副总裁玛丽·约瑟芬·奥坎波(Marie Josephine Ocampo)指出,花旗的投资组合质量,人才和技术将与BPI的个人金融业务相吻合。

      她补充说,花旗目前在菲律宾的信用卡业务中,排名第三或第四。

      奥坎波说:“将这一(花旗)个人金融投资组合,添加到BPI银行的产品线中,我们将使BPI业务几乎翻一番。”

      以美国为首的花旗集团(Citigroup)在4月15日宣布,由于信用卡收入下降和存款利差降低,正在退出菲律宾和其他12个市场。

      阿亚拉集团:BPI银行有意接手花旗银行退出菲律宾后遗留业务

      其实,从4月15日美国花旗集团(Citigroup)官宣至今,不过仅仅一周时间,BPI就迫不及待的站出来宣布有意打包接盘,这背后,一退一进,显示不同集团财阀之间的自我在定位及市场愿景规划等战略问题。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菲律宾本国的个人消费金融市场,对于立足于全球战略的花旗而言,有如三国的汉中一般,对于曹魏而言,汉中实属鸡肋,得失对于大局无碍,但是对于宛若刘备的BPI而言,汉中是连带着自己巴蜀益州的基本盘,所以拼了老命,也要拿下汉中,当汉中王。

      从这个角度去看,花旗日前宣布,退出包括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在内的13个消费金融业务市场,而这些个人消费金融市场,绝大部分位于亚洲地区。

      对于全世界的花旗而言,亚洲的个人消费金融业务,是放大版的汉中,SO,花旗决定放下鸡肋,转为专攻高资产族群的财富管理。

      细细探究,花旗银行此次大幅度策略转向,不外乎以下原因:

      A:消费金融市场竞争激烈,疫情促个人业务面貌革新

      实际上,是否要退出某些消费金融市场,早已是花旗内部争论已久的议题。

      在全球19个花旗营运的市场里,有12个位于亚太区域。

      2012年花旗前任CEO高沛德(Michael Corbat)刚上任时,春风得意的个人消费金融业务,贡献了一半的亚洲区净利。

      但接下来8年,特别是后奥观海时代,全球投资,产业链迁移,导致企业金融暨投资银行在内的机构,对于资金的需求和银行服务,空前旺盛,获利能力是个人消费金融业务的2倍,个人消费金融业务发展,相形停滞。

      华尔街都是吸血的万恶资本家,眼见着企业金融从含苞待放尖尖角,变成炙手可热小甜甜,谁还有余暇去顾及昔日当家花旦牛夫人呢?

      尽管川建国同学上台后,极力去全球化,让制造业回流,让美帝再次伟大,但是不幸的是,遭遇了新冠疫情,川建国不得不全民撒币,保证美帝民众的购买力和社会稳定,花钱维稳,金融放水,美元洪水,从华尔街高地蔓延至全球,这又不得不说是拜全球化所赐,所以川建国从既要....又要,狼狈的变成了既不能.....也不能......

      SO,疫情以来,花旗花费175亿美元在信贷损失和准备金上,其中2/3来自全球消费者银行业务。

      此消彼长下,花旗2020年743亿美元营收中,13个即将退出国家地区的个人消费金融银行业务仅占42亿美元,而且呈现净亏损。

      疫情,不仅让川建国痛失头领交椅,其后上台的拜登同学,更是将撒币维稳的手段发挥到极致,洪水空前泛滥,同学在亚特兰大超市里买的芒果比产地菲律宾价格还便宜,已经在2020年领教过川建国洪水的花旗银行,怎能不晓得厉害。

      眼见韩国、菲律宾、泰国和澳洲等国,因为热钱的激荡,各国央行纷纷祭出各自央行的大招,个人消费银行业务,将面临更多的规则设置和审查。

      除此之外,早在疫情前,东南亚金融的快速数字化,加上疫情造成的线下萎缩趋势,都严重动摇着,出身于华尔街,亚洲实体分行鞭长莫及的花旗信心。

      B:腾出双手做专攻,瞄准亚洲高端财富管理市场

      在为亚洲当地经济体提供服务的全球银行中,花旗有更大机会抓住疫情后的财富管理商机。

      各位说起菲律宾的高端银行开户,基本逃不出花旗和汇丰两家。

      事实上,花旗此次以退为进,在管理及出身上面,相对于以汇丰(HSBC)为首的竞争对手而言,有很多先天性的竞争优势。

      从一个细节来看,花旗一方面缩减亚洲产品线,另一方面,又在新加坡,香港,阿联酋等亚洲核心枢纽处,拓展其相关银行业务,这是摆明了,与以香港为接触亚洲富豪大本营的汇丰,进行零距离卡位战,至于总部在香港的汇丰,与总部在华尔街的花旗,富豪们会选择哪一家作为自己资产管理的放心管家,各位自己可以多加揣摩。

      从目前看亚太各国的金融数据,无论是发达的日韩,亦或是欠发达的菲律宾印尼等东盟各国,目前都深陷在第二波疫情的泥沼,持续一年多的疫情,还要持续多久,人们无法从历史中寻找答案,但是疫情作为变数的源头,各国的金融市场面貌将在后疫情时代,大幅洗牌,零利率,产业分工,世界工厂等全球化时代的标签,将会随着此次疫情,被彻底改写。

      穷人越穷,富人越富,对于富豪而言,世界各处都有生意,马尼拉街头的花旗ATM机,有没有和他们的关系都不大,他们更在乎自己资产的提升,SO,从这个角度来看,大手笔转向财富管理事业的花旗,现在只不过是在提前落棋布子而已。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