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神秘的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推广用户

    缅甸 缅甸 关注:103 内容:3753

    以为能挣大钱:枪口抵在头上,被逼假扮高富帅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安危事件 > 博彩新闻 > 缅甸 > 正文
    • 缅甸
    • 1一滴水
      专业回收各种二手娘们

      “您真的是乘风破浪的小姐姐,人靓、歌美、身材好……”

        缅甸北部,木姐县某工业园区的板房里,小赵瞟了朋友老黄一眼,极不情愿地在陌陌上发出以上文字。在这间屋子里,小赵和其他“淘金者”从事的是“杀猪盘”操作,通过参照“代理人”提供的聊天话术,他们假扮高富帅等各种男性角色,在社交平台上与女性网友聊天,试图引诱她们并实施诈骗。
        小赵,今年29岁,是一个单亲爸爸,四川泸州市合江县人,职业是“泥瓦匠”。一年前,由于生意失败急需用钱,他被“老乡”老黄一步步诱骗偷渡至缅甸从事网络电信诈骗活动。在经历长达三个月的“炼狱”生活,被逼迫操作杀猪盘、比特币、炒股等诈骗活动,遭遇殴打、囚禁,险些命丧异国后,小赵侥幸偷渡逃回国内。


        4月21日,面对红星新闻记者,小赵讲述了自己如何一步步被诱至缅北,陷身电信诈骗集团的“非人生活”和惊心动魄的逃亡历程。他说,在渡过界河时, “那一刻,像是获得了第二次生命,想哭、想跳起来、想蹦起来,无法用语言描述内心的激动……”
        “缅北没有通向富裕的黄金路。”据泸州警方介绍,目前在缅甸境内的中国人多达30~40万人,绝大多数人是偷越国(边)境出国的违法人员,其中多从事网络赌博、电信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很多偷渡人员被“高薪”诱骗至境外,如果不服从蛇头指令安排,就会被打骂、监禁、虐待,甚至被折磨致死。目前,各级公安机关已加大对参与境外犯罪集团的国内犯罪嫌疑人的打击力度。

      以为能挣大钱:枪口抵在头上,被逼假扮高富帅
        ↑4月21日,小赵在合江县公安局接受媒体采访

        「逃亡」
        “踏上国土那一刻,
        像是获得第二次生命”

        4月21日下午,四川泸州合江县公安局,29岁的小赵看起来开朗健谈,谁也不会想到,他曾在缅甸经历了炼狱般的非人生活。如果不是侥幸逃回国内,他自言不知下场如何。
        回忆一年前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小赵已不能准确记得自己踏出国门的具体时间,但对于逃回祖国、踏上国土的瞬间,他却记得清清楚楚:2020年6月9日凌晨5点多!
        “(踏上国土)那一刻,像是获得了第二次生命,想哭、想跳起来、想蹦起来,无法用语言描述内心的激动……”小赵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国门内外,他的生死就在一瞬间:一步生、一步死。
        小赵回忆,逃亡的前一天,刚刚认识的难友“重庆朋友”在支付了两万多元赎金后,摆脱了当地武装人员的控制,得以离开回国。临别时,小赵偷偷加了“重庆朋友”的微信,并冒死向他求助。
        “重庆朋友”的离开更坚定了他逃亡的决心:即使被抓回来打死,也要逃跑;只要能回国见到父母、儿子,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得……
        通过微信,小赵请“重庆朋友”帮忙联系了一辆出租车,凌晨两点到他被看押的缅甸孟波某园区接应,然后从缅甸邦康逃回国内,约好的车费为300元。半夜,小赵以睡失枕需要去按摩为由,骗过看押人员,坐上了约好的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是四川自贡老乡,小赵一听说话就倍感亲切,催促司机赶快往邦康缅中边界跑。但不知什么原因,他越是催促,司机越是磨蹭。小赵不得不一路加价,最后逃到边境时,车费已由约定的300元加到了900元。
        此时,天已蒙蒙亮,小赵透过树丛,看到了界河对岸祖国大地的灯光。他脱下衣服裤子将手机顶在头顶,义无反顾地扑进界河拼命跑向对岸。所幸20多米宽的界河水深只淹到胸部,走到界河国内一侧,小赵知道自己终于“得救了”。
        “赶快过来……”得到国内工作人员接应后,小赵马上表示要“自首”。经过当地有关部门调查,小赵缴纳了4000元罚款,并经过隔离后,得以平安返回家乡并外出打工谋生,回归正常生活。

      以为能挣大钱:枪口抵在头上,被逼假扮高富帅
        ↑4月21日,小赵在合江县公安局接受媒体采访

        「偷渡」
        经济困窘时被“老乡”关心
        介绍他去缅甸挣大钱

        时间回溯到2019年,身为泥瓦匠的小赵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在福建厦门做泥工的泸州合江老乡老黄。闲来无事,两人常通过微信聊生活、聊业务。
        2020年春节,小赵在泸州做了一年包工头,不仅没挣到钱,还欠了一屁股债。想想还在打工的五旬父母和年仅5岁的孩子,他急于摆脱困境却又无计可施。
        当年3月受疫情影响,小赵在泸州没找到什么活,经济状况更加窘迫。他无意中透露了该消息后,老黄变得极为关心,动员他到缅甸跟着他干,并承诺一个月轻松收入一两万元。
        小赵讲述,老黄当时告诉他,自己从事的是“国际博彩业务”,每天只需看看电脑就能挣钱。为了打消他的顾虑,老黄还掏钱为他购买了重庆至瑞丽的机票,并发了200元微信红包作为他的路费。
        老黄的这些举动,让小赵心动。2020年3月上旬,小赵辞别家人,只身踏上前往缅甸的旅程。在登机前,老黄给小赵发来一个手机号,叮嘱他到了瑞丽,有人会将他送出国门。
        小赵说,走出瑞丽机场后,一名男子驾车接走了他,将他载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交给了一名摩托车骑手;摩托车骑手骑了几公里后,又把他交给了一名驾驶外国车牌(缅甸)的男子,当日下午他被带到一片芭蕉林。
        “这里有十多二十个人等待,都是20多岁到40来岁,有男有女,口音有湖南、四川、重庆等多地,看样子彼此不认识。”小赵说,芭蕉林外面是一条小河,河对岸就是缅甸,他看到的文字、车牌与国内完全不同。
        随后,有艘机动船从对岸过来,芭蕉林里的人全部上船,偷渡进入了缅甸。小赵说,当时自己还有点兴奋,以为到了遍地黄金的“天堂”。大家下船后,又有车来接,当天下午被送进一个工业园区,最后在木姐饭店院子里下车。
        一进屋,小赵就发现板房里有很多人,并终于见到了老乡老黄,“老黄四十多岁,穿得挺好,但精神不太好。”小赵说,他眼前的所谓工业园区,跟泸州、合江的工业企业简直天壤之别,说是搞工业的,却一点也不像。
        当天傍晚,小赵被老黄安排在园区木姐饭店的集体食堂吃饭,五六百人每人一份盒饭,饭菜味道和品质都不好,根本吃不饱。他心里暗叫“不好”,开始感觉被骗了,便悄悄对老黄说想回家。但老黄安慰他:先住下,明天再说。
        晚上,小赵和老黄一起被安排进一间有20多人、上下铺的大寝室。当时才3月份,但房间味道特别难闻,整整一个晚上,小赵根本睡不着。

        「陷阱」
        拒绝假扮高富帅诈骗
        他遭毒打,枪口抵在头上

        第二天一早,老黄没有回复小赵回国回家的想法,却抱来十几部手机和一些印刷的 “教程”。小赵说,直到这时,老黄才明确告诉他:根本没有什么国际博彩业务,叫他来就是搞网络电信诈骗,假装成“高富帅”,同女性网友聊天,进而诈骗钱财。
        当时与老黄一起来的,还有一名操着福建口音的男子,身后是4名端着微型冲锋枪的当地武装人员。男子“啪”地给了小赵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他一个趔趄。他还来不及和对方理论,冷冰冰的枪口就已抵在他脑袋上了。
        老黄显得有些尴尬而紧张,劝他不要有回国的想法。“他说要回去就得赔钱,老板为了我出国已经花了一万多。”小赵有些害怕,试探着问,“你们,不可能把我整死在缅甸吧?”
        没想到老黄毫不掩饰地回复:“那(把你整死在缅甸)很可能哦!”
        又是一枪托狠狠地砸在脑袋上后,小赵难忍疼痛,也不敢犟嘴。很多人目睹他被打,但都假装没看见,各自忙活。老黄劝他安心住下来,按照“教程”上的话术找女性目标聊天。“老黄说没什么难的,大家都会经历第一次,很快就会上手。如果有业绩,提成收入会很高的……”
        小赵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自己生命遭到威胁,为了保命只得决定试试。登录“代理人”老黄提供的陌陌账号,查看视频寻找目标。结果,一看 “自己”的社交平台资料,才发现他登录的账号是一个“身高1.8米的成功金领男”,年收入过百万、工作轻松优雅,经常在世界各地旅游或出入高级娱乐场所、还有名车别墅豪华游轮伴随左右……
        “事实上,我身高1.65米,农村泥瓦匠,初中文化程度,字都打不利索,反差太大。”小赵只觉有些好笑,但身上的疼痛又提醒着他的现实处境。
        根据话术提示,小赵通过抖音、快手、探探、陌陌等社交平台,向数十名女性网友发出来类似的搭讪消息,但没人理睬他。一上午,他都没有和任何人搭上线,但他身边的其他人却已经变身暖男,和下手目标“相谈甚欢”。一个小伙子显然令他欺骗的女性动了真感情,对方在电话里倾诉情感哭得稀里哗啦。小赵翻看身边的不同工作手机,朋友圈无一例外都是炫富的照片和视频,但他对这个陌生的“自己”却非常反感抗拒。
        后来,由于明确拒绝行骗,他被4名武装人员戴上手铐,拉进一间只有三平方米左右的厕所,当时里面已经关了一个人。厕所门被人从外面锁上,老黄撂下一句:“你想通了就吼一声。”从此,就没人再理他。
        “厕所有个小窗,能看到外面,但戴着手铐逃不出去,手机也被搜走了,没有任何人可以提供帮助。”厕所奇臭无比,刚关进来,小赵几次想呕吐,可早饭午饭都没吃,干呕好几次,什么也没吐出来。
        就这样熬到第三天下午,老黄终于打开门,端来半碗别人吃剩下的汤水。看着他稀里哗啦喝光后,老黄说:“你实在不想搞‘杀猪盘’,那就跟我去缅北学比特币吧。”

        「噩梦」
        辗转缅北被逼学比特币等诈骗
        赔款上万元仍未被放 “死也想回国”

        由于拒绝扮高富帅行骗,在踏上缅甸的第四天,小赵在“老板”和老黄的带领下,一行五人登上汽车,从木姐县往缅北孟波进发。路上,小赵记得经过了六七个关卡,每次过关,“老板”都会停车向守关人员支付费用。他记得,坐车十几个小时穿越缅北,五个人几乎未作交流。
        孟波的“园区”条件更加恶劣,四栋钢筋混凝土建筑里,大概有一两千人。院子的大门24小时被关闭紧锁,基本上只能进不能出,小赵和老黄一起,每天被组织参加有关比特币的学习和操作,日工作时间长达十五六个小时。每个新人只有一个月的“实习期”,这一个月被允许没有业绩。
        离家越久,小赵越思念父母和年幼的儿子。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个多月后,小赵再次向老黄表明,“死也想回国”。最终,老黄让小赵赔1.8万元就放他,无奈之下小赵向母亲求助,家里东拼西筹打了一万多元到他卡上。“扣除一个多月工资6000元,我实际赔了1.2万元。”
        就在赔了钱,以为自己可以光明正大地摆脱控制时,小赵才发现自己想错了。“老板”再次带来武装人员把他铐在床上,气汹汹地辱骂他,并举起一把十多斤重的老虎钳想要砸他,“我以为这次死定了”,幸运的是,老虎钳最终没有落下,他只是狠狠地又挨了一巴掌。
        小赵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真正认清自己的处境:即使自己再赔钱,也难以脱身;要想走,只能假装听话服从,再寻找机会。
        又被关了一晚上,老黄把他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孟能,这里又是活动板房。在一座望不见尽头的大山脚下,房间里除了可以自由走动的人,还关了很多被戴上脚链的人,房间不时传来惨叫声。
        在孟能,小赵被要求学习炒股,其实还是网络电信诈骗。在这里,小赵听到了更多令人毛骨悚然的消息:“有人被带上山,从此就消失了;有人被打断手脚,扔在山上喂了野兽;有的女性‘淘金者’没钱赎身而惨遭轮奸……”
        在学习炒股的第二天,小赵认识一名来自重庆的20多岁小伙,他们悄悄互相加了微信(当时他的个人手机已被还回),但两人仍假装彼此陌生,见面不敢说话。小赵说,他也不知道对方名字,微信里存的昵称是“重庆朋友”。
        2020年6月8日,“重庆朋友”赔了福建老板两万多块钱后被放行。此后,小赵偷偷和“重庆朋友”联系,得知他一路顺利,便委托“重庆朋友”联系一辆出租车,在第二天凌晨两点来接他逃跑。
        当天半夜,出租车司机如约赶到孟能园区,最终搭载小赵逃出生天……

         以为能挣大钱:枪口抵在头上,被逼假扮高富帅
        ↑小赵在演示如何与“目标人”网络聊天

        「警方加大打击」
        在缅中国人已达三四十万
        大多非法出境从事网络赌博、诈骗

        据泸州市合江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副大队长刘建介绍,目前在缅甸境内的中国人多达30~40万人,绝大多数人是偷越国(边)境出国的违法人员。
        刘建说,在缅甸的非法出境人员,多从事网络赌博、网络电信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很多偷渡人员被“高薪”诱骗至境外,如果不服从蛇头的指令安排,就会被打骂、监禁、虐待,甚至被折磨致死。由于这些人身处国外,国内法律和公安机关无法提供保护,很多人处境非常危险。
        刘建表示,虽然网络电信诈骗团伙都在境外,但受害人几乎都是国内群众。因此,各级公安机关加大了对参与境外犯罪集团的国内犯罪嫌疑人的打击力度。凡是偷越国(边)境人员,都会留下相关记录;对于在境外犯罪的人员回国后,也会面临国内法律追究,挣了钱的也要被依法追缴……
        “缅北没有通向富裕的黄金,而是通往犯罪的陷阱。”近日,泸州市公安局通过多个平台发布了专门录制的教育警示视频,提醒群众不要被“高薪”诱骗,心存不切实际的幻想前往缅北淘金,以免害人害己。
        在视频中,泸州市公安局民警谷川讲述了合江男子李某在缅北的不幸遭遇:2020年的12月份,23岁的小伙子李某带着发财梦偷渡去了缅北,然而等待他的不是遍地黄金,而是连续15天被软禁的房间和一天两顿不能充饥的快餐。一个半夜,李某侥幸逃脱,却被武装人员抓获。犯罪集团告诉他:“你要走可以,要么留下命,要么留下手。”迫于无奈,李某选择了保命。此后,一把武士刀切下了李某左手手掌的一半,另一半则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
        谷川说,斩断李某手掌的犯罪集团就是我们常说的电信网络诈骗集团,他们以高薪为诱饵,诱骗国人前往缅北,沦为他们犯罪的工具。这里(被骗到缅甸)的人没有人身自由,生命岌岌可危。据李某回忆,像他这样遭遇的人远不止一个,后来虽被遣返回国,但他的手再也不能恢复到从前。“所以,当你在听到‘缅北处处是黄金’的蛊惑时,请第一时间报警,同时告诉身边朋友:缅北没有通向富裕的黄金,而是迈向犯罪的陷阱。”(小赵、老黄、李某均为化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