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吧主
    • 吧务
  • 神秘人
    神秘人
    没啥好说的
  • 代理帮
    代理帮
    提供各平台实时信息,曝光黑平台.
  • AG小菜鸟
  • 电竞大脸喵
    电竞大脸喵
    我们只谈电竞!
  • 火狐代理合营
    火狐代理合营
    火狐体育招募代理商,TG:@DL_HHAsa
  • 火狐体育代理部-李睿豪
    火狐体育代理部-李睿豪
    欢迎个人以及推广团队洽谈,飞机:@HUOHU500
  • 代理帮
    代理帮
    提供各平台实时信息,曝光黑平台.
  • 推广用户

    菲律宾吧 菲律宾吧 关注:89 内容:723

    港澳台黑帮风云录:“濠江大家姐”司徒玉莲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菲律宾吧
    • 1一滴水


      濠江不大,水却很深。他是策马争逐于黑道丛林之内的传奇大亨,唯利是图、精明狡诈。她是霸气周旋于江湖巨鳄之间的巾帼枭雄,稳立浪尖、玲珑八面。她是白道不敢娶、黑道不放心的江湖女人,他是声名狼藉、背信弃义的江湖男人,谁也想不到,他们之间、竟发生过一段奇妙的化学反应,曾相知相许、爱恨翻天,又藕断丝连、旧火重燃,曲折反复、兜兜转转、跨越两个世纪,至今,犹在江湖流传。他是14K大佬“街市伟”,她是“濠江大家姐”司徒玉莲。

       

      欲知去脉来龙、情归何处,且看下文分解。

       

      一、江湖太险,相逢恨晚

      他和她都出生在香港。1948年,一个女婴降生在闹市城中村深水埗、取名司徒玉莲,9年后,一名叫吴伟的男孩、在新界远郊的大帽山下呱呱坠地。同样来自贫寒家庭、却走向不同的人生,香港不大、但两人早年并无交集,谁也无法预料、命运会让他们在近三十年后相遇、并走到一起。司徒玉莲天性要强、18岁迈进赌场,经过血腥洗礼、穿越世道人情,以一颗大心脏在猛人如林、残酷变诈的赌业立足,兼具智慧、手腕,初显“大家姐”风范。26岁与英俊潇洒的富家公子曾国宇一见钟情,情窦晚开的她为爱舍弃花花江湖、回家相夫教子,婚后第二年便生下一个男孩,为讨婆家欢心、又产下一女一子。

       

       

      司徒玉莲(右)

      家境不好的吴伟早早辍学,来到大埔菜市场做卖肉小贩,这也是他外号“街市伟”的由来。当时香江、黑社会无孔不入,菜市场更是帮派势力的传统地盘,年轻的“街市伟”投入14K九江街“黑无常”门下。“街市伟”身上,既有市井小商人的精明、也有黑道古惑仔的狠辣。捞偏门的过程中见利不让、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司徒玉莲原以为爱情可以战胜一切,为爱献身就是女人生活的全部,嫁入豪门、江湖也该就此别过,谁知当初的情比金坚、被现实击得粉碎,夫家眼里、出身背景是她抹不去的灰点,由此引发的夫妻冲突、婆媳纠纷不断,为爱一再忍让的司徒玉莲退无可退、积压在内心深处的强势天性终于爆发,离婚、决绝地带上三个孩子离开香港,豪门又怎样?我司徒玉莲,终将用双手、建一座自己的豪门!菜场卖肉的“街市伟”,脸上坑坑洼洼、长得难看不说、还不喜欢收拾仪表,满身油污、猥琐不堪,为人尖刻、喜欢斤斤计较,母亲一直担心儿子成不了家,“街市伟”心想:有钱了,一切都有了!只顾埋头挣钱,终于因钱跟人闹矛盾、血往上冲把对方给捅了,阿SIR全城通缉。那天暴雨倾盆、雨水冲刷着“街市伟”火星表面一般的脸,望着正在狭小阴暗的家里做饭的母亲,年轻人终于没喊出一声告别、踏上偷渡菲律宾的渔船。年轻人站在船上不忍往北回看,那里有位鬓发苍苍的蹒跚老人、在凄风苦雨中喊着“伟仔!伟仔,回家吃饭了!”

       

       

      街市伟

      你相信吗?成功的人,要么出身富贵、要么就是天才,要么、就是内心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逼着他、必须成功。司徒玉莲重新投入赌业,很快便因灵活的交际手腕、出色的办事能力,受到何鸿燊赏识、升级为赌王得力干将。并在帮会势力中如鱼得水,成为濠江远近闻名的“大家姐”。来到异国的“街市伟”,无暇感遇伤怀、挖空心思挣钱,瞄上在当地方兴未艾的赌场、几年时间便在菲律宾做的风生水起,名声传到准备大展宏图的何鸿燊这里、毫不犹豫就把“街市伟”挖来澳门。同为何鸿燊左右手,“大家姐”和“街市伟”的人生轨迹、终于交汇到了一块儿。“街市伟”的生意头脑不是盖的、“大家姐”有一颗能读懂男人的心。“街市伟”名声确实不好、长相也差强人意,一个把赚钱放在第一位的生意人,利益仁义毕竟难得两全,人非草木、眼前这个眼里只有钱的男人,更像是一个四海漂泊、内心盼望有家可归的孤独浪子。经历爱情幻灭的“大家姐”,已经不再幻想什么男貌女才、只求踏实安稳。这么多年、历经世相风雨,“街市伟”早不是当初猥琐龌龊的卖肉小贩,美女过眼如云、人情不堪利益考验,他一直坚信:有钱了,一切都有了。现在更觉得,一切都不如一个温暖的家、和一个懂自己的人。“大家姐”虽然比自己大9岁、还带着3个孩子,想想从小栖身的贫民窟、少年时工作的菜市场、刚到菲律宾流浪的光景,家、温暖就好。也许因为“街市伟”为“大家姐”挡了一杯酒,也许因为“大家姐”帮“街市伟”煮了一碗面,也许因为一个默契的眼神、也许因为某次难捱的夜火……反正火候到了、一切都水到渠成,只差一根导线、或者说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

       

      二、风狂雨烈浪滔天,打翻同船人走散

      一切都来得那么自然,工作来往中两人对接得天衣无缝、交际场上同时出现宛如珠联璧合,那是一种爱情之上的特殊体验、那是风景之上的别样感受,那是一种天清日丽、如沐春风的生活,两人还一起做地产生意、赚得盆满钵满,外界都称二人是“神雕侠侣”,那时候,笑如雪融花开、一切顺风顺水,生活毫不用力、就是过得太快。“街市伟”搬进了“大家姐”的别墅,不过“大家姐”的三个孩子、始终接受不了这位“客人”。家的“温室”出现裂痕、而外面从不平静。88年澳门开启赌厅承包制、江湖上又掀起一番利益争夺的腥风血雨。

       

      先是14K内斗崩牙驹赶走摩顶平,而“大家姐”与双方都是朋友、“街市伟”既是赌厅负责人又是14K成员,乱局之中如何善处、本来就不是易事。摩顶平一走,澳门没有更平静、却更加风惊浪猛。香港14K、和胜和、新义安,内地大圈、国际财团,纷纷入局濠江。焦头烂额之际,突然曝出“街市伟”背着“大家姐”开小灶“偷腥”。“大家姐”七窍生烟、“街市伟”无从开脱,两人就此分道反目。“百年修得同船共渡”,一个狂浪舟覆人散、可怜只剩唏嘘。生活又推着人往前走、容不得停下修补伤口,痛慢慢变淡、伤从未好,只是被时间结上厚厚的疮疤。

       

      三、万水千山走遍,世间始终你好

      人总对最爱的要求最高、而后把更多的宽容给了另一个不完美的替代者。不是吗?“街市伟”与原来关系并不不明朗的“搞事婆”陈美欢走到一起。“大家姐”此后一直单身,一边抚养孩子、一边经营生意。同在一座城、澳门最长的友谊大马路都不到3000米,却再无往来。这几年濠江发生了很多事,“大家姐”从澳门抽身、专心内地业务,以求清静无烦。

       

      崩牙驹与本土水房、大圈、和胜义组成“四联公司”,打退汹汹西进的和胜和、新义安,早年与崩牙驹同属“七小福”的水房赖突然翻脸、退出四联掉头猛打崩牙驹,本来与崩牙驹结盟的“街市伟”转而支持水房赖,三方火拼乱斗不断、再加澳葡当局介入,场面如乱麻沸粥。接着“街市伟”酒店开业前遭AK扫射,水房赖外逃加拿大遥控战局,崩牙驹大获全胜后、得意没多久便被重判13年。崩牙驹入狱后、又经过一段地覆天翻,回归后、濠江终于归为平静。“大家姐”内地业务受挫返回澳门、又豪掷6000万买下新赌船,“街市伟”的新世纪酒店走上正轨、生意越来越红火。两千年底,“街市伟”与“大家姐”在四太梁安琪组织的一次聚会相遇,“街市伟”举杯而来、张口一句“别来无恙?”

       

      “大家姐”与“四太”梁安琪

      眼前这个西装革履、难掩一脸痞相的男人,又让“大家姐”感受到一种久违的真诚,曾经那么熟悉、却又渐行渐远,阅人无数的“大家姐”、怎会看不懂那种发自内心的真情。“街市伟”说他现在跟“搞事婆”在一起,“搞事婆”在家里是个真霸道的女人,不像“大家姐”,在外强势、在家温柔,不过、自己也什么都顺着她。然而一切都回不去,两人如老友一般相谈甚多、分别惟有一声安好。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大家姐”的大儿子在醉酒之后说出,当年“大家姐”接到的“街市伟”出轨电话、是弟弟妹妹找同学报的假料。“大家姐”方才如梦初醒,追念“街市伟”旧好,有意重续前缘、两人的心又走到了一起。

       

      “搞事婆”与“街市伟”

      三名长大成人的子女强烈反对,“大家姐”与子女达成协议,将房产和公司股份转到三名子女名下,力证“街市伟”不是贪图“大家姐”财产。04年“街市伟”生意困难,“大家姐”向子女借了1300万驰援“街市伟”。05年“大家姐”生日,“街市伟”在新世纪酒店为她宴开九席,谁料事后参加寿宴的人都出现食物中毒、居然是“大家姐”未出席的三名子女做的手脚。事情闹至如此,“大家姐”和“街市伟”的事情只好告一段落。

       

      四、一别江湖远,明月照两天

      08年,“大家姐”将三名子女告上法庭、要求返还当初转让给对方的股份和物业。很明白,我跟“街市伟”已经没戏了、股份和物业回到我手里、不是应该的吗?三位子女发起抗诉,这起财产纠纷官司、陆陆续续打了六年,直到14年才和解。

       

       

      律师陪大家姐离开法庭

      这边,07年开始“街市伟”卷入多起纠纷、并将资产转移至“搞事婆”名下。12年“街市伟”做亲子鉴定、发现龙凤胎不是自己亲生,便运作拿回转给“搞事婆”的资产,“搞事婆”派人在“街市伟”与女秘书吃饭时、将“街市伟”腿脚敲断。

       

      伤愈后的街市伟仍一瘸一拐

      事后、“街市伟”放弃追责,并离澳回港,“街市伟”酒店和上市公司生意每况愈下,“搞事婆”申请上市公司清盘,“街市伟”给酒店搞到一笔融资、还不上将酒店抵给对方,据称对方就是太阳城的洗米华,最近“街市伟”还因酒店的陈年欠薪、再度被告上法庭。近年,“大家姐”与子女的纷争归于沉寂,本身就非常低调的她、只有老友有事才出现在公众场合,崩牙驹生日会和母亲寿宴,胡须勇接受采访和葬礼上,“大家姐”都有现身,年近七旬、霸气依旧。“大家姐”公开表示,自己与“街市伟”只是生意伙伴。

       

      尾声:

      如果时光能倒流、40年前两人互许终身,抛弃江湖事非、回到香港屋村,“街市伟”继续菜场卖肉、“大家姐”经营小店补家,简单、朴实得度过似水年华……“伟仔,咋回这么慢?!敢情忘了今天中秋?!”“不是,过节不也老多人加班嘛、晚上出来买肉的照样儿不少呢!今天大家收摊儿早、我就留下做独份儿生意,哈哈、比平常多赚不少呢!”“死鬼!赶紧坐下来吃饭吧,菜都要凉啦!”“阿莲,你看我带啥回来了?”“成天净鼓捣些怪玩意儿!老实交代,是不是又短人家王婶儿半两秤!”“瞎说,上次我还多给了他半斤下水!来,试试我给你买的真丝围巾……”大叔饱经风霜、油污锃亮的脸上,洋溢着朴实的笑容,大妈挂着责备、闪着心疼的眼中,充盈着简单的满足。可惜没有如果,高处依然不胜寒。对于正在半山豪宅、五星酒店俯视人间烟火的他们来说,那种平凡人的幸福、也许是一种珍贵的奢侈。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