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神秘的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推广用户

    中国 中国 关注:103 内容:3753

    绝密线人躲过层层封锁,从缅北带出一份105人名单!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安危事件 > 博彩新闻 > 中国 > 正文
    • 中国
    • 1一滴水
      专业回收各种二手娘们

      绝密线人躲过层层封锁,从缅北带出一份105人名单!

      去年12月31日晚,中缅边境。


      一路舟车劳顿,关尾(化名)抵达云南省临沧市镇康县凤尾镇。一行人趁黑一路翻山越岭偷越边界,走了6个小时后,终于在新年的第一天早晨6时13分进入缅北。


      但迎接关尾的,并非他想象中新的开始……


      月入十万?进入果敢立马被非法武装接走

      关尾今年37岁,河南洛阳人,平时喜欢玩游戏,后索性就在家做起了游戏代练。但做游戏代练,收入不稳定,工作时间没有白天黑夜的,比较辛苦。
        
        

      2020年12月,远房表叔发信息问他,要不要跟他到缅甸打工?


      “只要会上网、会用手机就可以,工作职责就是每天跟客户聊聊天、再推销公司旗下的‘外汇’产品。一个月光业绩提成就能达到6万元至7万元,做得好的话,月入10万元都有可能。”


      “月收入那么高,违不违法?”关尾问道。

      表叔信誓旦旦地表示:“只是打点法律擦边球,绝对不违法。”

      在一番天花乱坠的煽动鼓吹下,关尾再也按捺不住了,晕晕乎乎的就被拖上了一条前往缅甸务工的“贼船”。
        
      2020年12月26日,关尾到达昆明,在表叔联络好的接头人的安排下,在昆明住了3天。人齐出发后,关尾发现,此行缅北务工之行,连他在内,共有12人,来自全国各地。
        

      缅甸境内的非法武装很快就接上了关尾一行人,并将其送到果敢老街。一个自称为“阿哲”的男人来接关尾,而其他人也都被接走,送往不同地方。

      “你打字快吗?一分钟能打多少字?”一路上,声称是老板的“阿哲”和他聊天,告诉他电脑打字快的话,业务可能会做得更好。
        

      最终抵达一处名为衡安产业园的地方。住下后,“阿哲”安排关尾去买了套衣服,睡了一天,次日再正式上班。
        

      “逃跑会被枪崩了,真的会崩!”
        

      上班头一天,经过短暂的岗前培训后,关尾确信,自己被骗进了一个诈骗窝点。
        

      原来,他们的工作就是做所谓投资理财的“网络推手”。公司会给每名员工提供工作手机及微信账号,同时提供各式各样的“追梦话术”样本,让他们每天通过微信、抖音、快手、探探等,主动添加好友。

      35至48岁的单身、离异女性是重点目标群体。添加好友成功后,关尾等一线“客服”再假冒企业高管、包工头等“多金”人士,进行感情投资,行话称之为“养猪”。
        
        
      前期,通过频繁互动增加对方的好感及信任,一旦时机成熟,就无意中透露自己在理财投资,并以分享投资渠道为由,一步步诱使其进入一虚假平台充值,开始“外汇投资”。只要客户向平台充值,“客服”便可视充值金额大小,抽取13%至26%不等的提成。

      工作几日后,关尾便发现,充值网站后台可以控制盈亏结果,只要参与投资平台的客户最终都会亏个精光,很明显属于电信诈骗网站。而他们这些一线“客服”,也成了这场连环骗局的紧密一环。

      关尾的第一个“客户”是山西女子“小白”,小白今年38岁,“看起来就很有钱的样子”。聊了几天后,双方就开始以“老婆”“老公”互称。

      小白充值了第一笔款100元后,关尾通过微信语音通话向小白坦白:“这是个杀猪盘骗局,你不要再投钱了。”关尾再三嘱托小白,通话结束后直接把自己这个微信号删了,千万不要回任何信息,“要是被公司翻阅聊天记录时看到,我会很惨”。

      虽然是抱着高薪打洋工的心态来缅甸,但骗钱财违法、骗感情有违道德,还是让关尾陷入了不安和良心谴责。

      他问老板怎样才能放他走。老板表示,如果想走,必须赔付公司“补偿费”,“第一个月走,付5万;第二个月走,付7万;第三个月走,付12万”。

      关尾获悉,他来之前,其远房表叔还骗来了他另外三个老乡。但就在关尾抵达前几日,这三个老乡翻墙逃跑,撞上了缅甸军方,被炸伤后又以“非法入侵”罪被缅甸军方逮捕。

      “逃跑会被枪崩了,真的会崩!”

      “这是个骗局,千万不要投钱”

        
      不忍心骗人,每次可以举起“屠刀”时,关尾都会将对方劝退,为此被老板怀疑,拳打脚踢过两次。他想过逃跑,但一没证件,二没门路,何况产业园外每天都有非法武装巡逻,一出门就容易被撞上,怎么办?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关尾在魔窟里受尽折磨。
        

      就在这时,转机出现在了关尾添加的第六个“客户”杨雨身上。
        

      杨雨是江西抚州人,双方聊到正情深时,却突然被告知“这是个骗局,千万不要投钱”。起初杨雨不信,直到通过视频聊天看到关尾的真容,和其之前发给她视频里的帅气形象截然不同,杨雨方才相信。
        

      杨雨很感谢关尾对她的心善,决定帮助关尾。
        
        

      “我有什么能帮你吗?”

      当时正是春节,国门已关。

      “要不,等春节假期结束后,你帮我报个警?”关尾说。

      商议之后,最后决定由杨雨来到省城南昌报警求助。为此,关尾还利用自己的电脑黑客技术,从公司的后台搜索到一条IP地址显示为“江西南昌”的被骗客户“若小雨”的信息,并与其他17个正在上当受骗的受害人信息,一起发给了杨雨。

      2月18日晚,杨雨拨打了南昌公安的反诈报警电话96110,并与南昌市公安局情指中心电诈导调大队大队长陶江江取得联系。
        

      但因害怕泄露信息会给关尾带来危险,杨雨在电话中不敢轻易拿出“若小雨”等人的信息。直到2月19日上午,杨雨驾车从抚州来到南昌,在南昌市公安局反诈中心见到陶江江,确认其警察的身份后,才全盘托出。
        

      这18个受害人信息涉及七八个城市。陶江江通过公安部的全国反诈中心群将信息一一发送给相关城市的警方,再由当地派出所民警一一上门核实。最终确认,所有数据全部真实,其中有好几个受害人,民警找上门时,已然被骗了十几万元。
        

      在武装巡逻眼皮底下逃跑
        

      境外营救,难度不小。在和云南警方的数次沟通、协商下,终于辗转找到云南警方一办案民警在缅甸的线人,助关尾回国。
        

      两地警方商议,确定2021年2月28日为营救行动日。
        

      到了约定营救日当天,按陶江江制订的营救计划,要赶在28日凌晨3时半前,翻墙逃出产业园。但当关尾翻上墙时,发现外面突然多了好几倍武装巡逻的人员。
        

      陶江江也彻夜未睡,用他们俩特有的沟通渠道随时远程指导。爬墙A方案失败,只能临时改到B方案,将产业园附近一洗浴中心作为逃脱中转站,等待线人开车来接。
        

      6时半,当地宵禁结束,但接人的车辆迟迟没来。这时,云南警方的电话打来,称线人怕产业园监控探头太多,会给自身带来安全风险,要求关尾自行转移至另一处逃脱点。
        

      在陶江江的指导下,关尾又胆战心惊地进行了两次转移,10时左右,终于等来了接应他的人。最终,营救车辆停在中缅边境线不远处,将他放下后,转头走了。
        

        

      关尾迈步朝祖国边境走来。看到边境线上那一身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的边防官兵时,他内心前所未有的激动。“安全了。”他想。
        
      接到关尾后,云南警方先对其违法偷渡出境予以处罚。随后,按照程序为其做核酸检测,并于当晚就安排其入住了隔离酒店。
        

      3月22日,关尾隔离期结束后,南昌市公安局迅速将其接至省城南昌。值得一提的是,关尾逃脱时,利用自己的电脑技术带出来105个潜在受害者名单,名单的人员涉及全国各地。
        

      南昌警方将该名单上传至全国反诈中心群,有效中止了21个人的上当受骗,止损180余万。“但很可惜,名单中已经有24个人累计被骗200余万。”陶江江说。
        

      根据关尾提供的后台服务器路径,南昌警方进行了进一步查询,发现全国有186人通过该平台被骗,涉案金额达3000余万,仅江西就有5名受害人,受骗金额70余万。
        

      目前,关尾带回来的名单中,还有一些诈骗分子自己养的账号,南昌警方仍在追踪。
        

      推荐:江西政法网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