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神秘的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推广用户

    中国 中国 关注:103 内容:3753

    要不是疫情封城,我就要被骗到西港做“菜农”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安危事件 > 博彩新闻 > 中国 > 正文
    • 中国
    • 1一滴水
      专业回收各种二手娘们

      疫情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充满着负能量的事情,但刘海(化名)却因为西港疫情封城,才有机会摆脱沦为“菜农”的命运。

      ◆ ◆ ◆
      驴友邀约

      刘海是一个背包客,已经走过了20多个国家,足迹遍及北欧、中东、东亚及东南亚。每一次的旅行都丰富着刘海的经历,他也在这中间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老李(外号)便是刘海三四年前在拉萨认识的一位驴友。

      要不是疫情封城,我就要被骗到西港做“菜农”
      *图片来自网络


      短暂的相逢,让心思单纯的刘海觉得老李是一个真诚的人,彼此加了微信,平时交流也不多,只是朋友圈的点赞之友。

      由于刘海曾有经营民宿的经验,老李便声称自己在西港经营民宿,邀请刘海前往西港做店长。

      作为热爱旅行的人,刘海对于柬埔寨并不陌生,并且曾多次前往暹粒做领队。在刘海的印象里,暹粒的民众善良淳朴,他对这个城市充满着好感,以至于觉得整个柬埔寨都是这样美好。

      要不是疫情封城,我就要被骗到西港做“菜农”
      *图片来自网络

      所以当老李邀请刘海时,刘海心动了,在谈妥了每个月1800美元薪资,了解民宿规模等信息之后,刘海踏上了前往柬埔寨的飞机。

       ◆ ◆

      疫情封城无法前往西港

      3月27日,刘海从昆明出发,乘机来到金边。开始14天的隔离生活,隔离费用由老李支付。在隔离期间,因为隔离餐食不合胃口,刘海偶尔会点外卖。因为微信上订餐总会比平台上订餐便宜一些,刘海添加了一位外卖小哥的微信,这也为刘海逃脱“菜农”命运埋下伏笔。

      要不是疫情封城,我就要被骗到西港做“菜农”

      *刘海供图

      4月11日,刘海结束了隔离生活。老李发来一个车牌号,让刘海乘车前往西港。最终因为疫情封城,无法通行,改为次日乘机前往西港。在老李的安排下,刘海坐上了车,以买机票为由被收走了护照,前往一家酒店休息。虽然刘海也在隔离时听说诈骗网赌一事,但基于对老李的信任,还是选择了相信。

      到了晚上,刘海在老李的要求下下载了Telegram软件,并收到了一些话术之类的文件。这时候的刘海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被骗了。

      要不是疫情封城,我就要被骗到西港做“菜农”


      要不是疫情封城,我就要被骗到西港做“菜农”
      *刘海供图


      刘海彻夜未眠,满脑子想着如何脱身,但护照又不在手。

       ◆ ◆
      惊险逃离,多亏同胞相助

      到了第二天,老李告知刘海订好了下午的机票,3点前往机场,还忽悠刘海工作轻松,每天办公室工作10小时,一个月最少能赚十万元。

      心中打定主意的刘海一边敷衍着老李,表示自己缺钱,想干几个月挣钱,一边联系外卖小哥,准备拿到护照后就前往小哥一家的餐厅。

      坐车到了机场之后,因为要办理登机手续,刘海拿到了护照。拿到护照的刘海背着包,冲入人群中,拦下一辆刚刚下客的嘟嘟车,让司机赶紧开走。

      直到看见一家中国超市,刘海才下了车。到了超市中,刘海把事情原委告诉了超市老板,老板让刘海到店后面休息,表示不出去不会被人抓的。

      在此期间,老李不断地打电话发微信,还发短信威胁刘海,称知晓刘海的身份信息,要悬赏抓刘海。刘海赶紧拉黑了老李的微信。

      这时外卖小哥帮忙打的嘟嘟车也到了超市,刘海从后门坐上车前往外卖小哥的餐厅。

      刘海把自己被骗的经过告诉了小哥的父亲。小哥的父亲告诉刘海,“这种事在柬埔寨见怪不怪,还好你把护照拿了,这几天大使馆也别去,可能他们在那里蹲着,你要是被抓到了,你就完了。”

      外卖小哥一家还帮忙联系酒店和公寓,但都没有。最终在飞猪上订了酒店,住了两天之后,害怕被找到,刘海改用Booking订酒店,一连换了3家酒店。

      在等待回国的过程中,刘海不断收到配有自己护照照片的悬赏短信,害怕的刘海只能一直待在酒店里。直到4月21日,刘海过了安检,进了候机厅,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要不是疫情封城,我就要被骗到西港做“菜农”
      *图片来自网络

      粗略计算下来,包括食宿、双检测、机票和回国隔离费用,刘海这趟糟糕的柬埔寨之行耗费了约14000元。

      在接受采访时,刘海表示这次的经历对他的影响很大。“以前觉得背包客这个群体大多是性情中人,大家萍水相逢互帮互助,增长着自己的阅历。经过这件事,我才发现每个圈子都有一些老鼠屎。自己以后对人也会有所保留。如果说之前对柬埔寨有着9分的好印象,那现在只有4分了。”

      在刘海的印象里,走过这么多个国家,对于在海外遇到同胞,大多是友善的,这次的经历完全打破刘海的认知。但刘海最后一直强调,非常感谢在金边遇到的外卖小哥一家、超市老板,还有帮忙换汇的小姐姐。

      如今刘海已经在国内隔离,并且向警方报案。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