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神秘的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推广用户

    中国 中国 关注:107 内容:3873

    中国发行数字人民币的初衷到底是什么?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安危事件 > 博彩新闻 > 中国 > 正文
    • 中国
    • 1一滴水
      专业回收各种二手娘们

      中国发行数字人民币的初衷到底是什么?
      小川澄清对数字人民币的各种“妄议”。

      5月末,湖南省会长沙成为中国第五个发放数字人民币红包的城市。

       

      早先已有深圳、苏州、北京和成都先后完成这一动作,2020年4月起,这四个城市已经进行了七轮红包发放,共涉及数字人民币1.5亿元,超过1200万公众参与抽奖,超过70万人领取并使用。此番长沙加入试点俱乐部,将使这一数字上升至接近2亿元和100万人。

       

      一年时间内,中国在推行数字人民币方面已经有多项具体行动:2020年4月,苏州以交通补贴的形式将数字人民币发放给苏州相城区各区级机关、事业单位和直属企业员工,这是数字人民币应用场景的首次落地;8月,商务部推出包含26个省区及城市的数字人民币试点名单;10月,数字人民币在深圳罗湖开展全国范围内首次红包发放试点;11月,数字人民币试点区域新增上海、长沙、海南、青岛、大连和西安六地。

       

      转至2021年3月,全国“两会”召开时,《政府工作报告》中十次提及“数字”。“数字中国”已经成为从中央到地方的共识,而数字人民币将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扮演重要和必要角色。

       

      目前全球发行或开启试点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8个国家(巴哈马、东加勒比、中国、厄瓜多尔、牙买加、日本、韩国、瑞士、乌克兰、乌拉圭)中,中国的经济实力与既有货币实力举足轻重,2020年中国是全球唯一实现GDP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占全球GDP总量的17%,贸易总额在全球占比为13%。中国与美国的经济实力差距在逐渐收窄,在全球经济系统的重要性愈加稳定。

       

      中国推出其央行数字货币(DECP)适逢其时。数字人民币(e-CNY)是一种领先的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在设计上采用“央行-商业银行”双层架构,面向公众的实时支付仍由金融机构处理,中央银行定期汇合并更新账本。

       

      并且,数字人民币并不局限于境内交易场景,对中国而言,在境内外同时使用央行数字货币将使中国的金融体系减少对美元的依赖,比如满足世界对使用数字货币结算国际金融交易和拥有数字资产的需求,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吸引力将大幅提升,这客观上使得美元作为全球最重要储备货币的主导地位受损,从而获得占据国际货币新格局的先发优势。这让外界预测未来人民币将成为与美元势均力敌甚至略胜一筹的竞争对手。

       

      于是,从美国到它的盟友,都对数字人民币充满疑虑,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在2021年4月宣布将与英国财政部(UK Treasury)成立一个联合特别工作组,探讨发行英国版数字货币的可能性,这被视为中国高调发展数字货币引发恐慌反应的一个事例。在这之前,3月间,欧盟也已经着手研究是否要开发“数字欧元”。

       

      但并非所有舆论都对中国数字货币充满恐慌,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就评论说,“在数字货币、CBDC、尤其是中国的数字人民币领域,宣传严重夸大了现实情况。CBDC的好处尚未在实践中得到验证,而(网络、操作和金融方面的)风险足够严重,因此在能够高度确定地解决这些问题之前,多数央行将对发行任何数字货币感到迟疑。类似地,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努力也尚未证明,它将比现有的国内和国际支付体系更便宜、更高效、更私密,或者更便捷。因此,至少就短期和中期而言,相比目前形式的人民币,数字人民币不太可能对美元的国际主导地位构成更大威胁。”

       

      但他建议,从长远来看,美国应继续谨慎监测中国的CBDC努力和其他数字货币创新,并吸收任何有用的经验教训,“以确保美元和基于美元的支付体系长期保持竞争力”。

       

      现任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方首席代表,曾担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长达16年的周小川,5月22日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主办的一场论坛上,对外界对数字人民币的疑虑进行了一次系统性的澄清。

       

      他认为目前认为数字人民币无论怎么发展也替代不了美元的国际主导地位的观点,本身“命题就是错的”。周小川强调数字人民币的发展主要是立足于国内支付系统的现代化,跟上数字经济和互联网时代的步伐,提高效能,降低成本,特别是为零售支付系统服务。“e-CNY本来的设计目的和努力方向就没有想取代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国际支付货币的地位这个选项。”他说。

       

      对将数字货币的研发和试点与人民币国际化密切挂钩,进而推论数字货币对人民币国际化帮助不大的的判断,周小川认为,人民币支付系统的现代化、数字化对于提高人民币的地位,提高人民币的跨境使用会有一定程度的帮助,“但也不是有太大的帮助”。他强调,人民币国际化更多的是取决于体制、政策上的选择,更多地取决于中国改革开放的进展,而不是取决于技术上的因素。

       

      至于有评论认为人民银行推动DECP和e-CNY是想取代现在第三方支付的角色,周小川将其称为“一种妄议”。他说,中国人民银行明确表述DECP是一种双层系统,整个研发队伍是由人民银行组织,由主要商业银行,包括工农中建等,还有电信营运商和几大第三方支付机构共同参与研发,是在他们以往工作的基础上,瞄向升级换代的新台阶。“大家都是在一条船上,虽然在一条船上的人有时候也会有不同意见,也可能在一些问题上有争议,但毕竟是一条船上”,周小川说,并不存在内斗和谁取代谁的问题。

       

      除此以外,对数字人民币,还有关于“可控匿名”的疑虑。周小川认为,支付系统必然要在保护隐私和反洗钱、反恐、反毒品和反跨境赌博之间取得一个平衡。一方面保证隐私,同时还要对某些活动实行必要的监控,必然要在中间找到某一个平衡点。他表述,这个平衡点在选择时,可以稍微偏左一点或者稍微偏右一点。

       

      “中国DECP明确提出的概念叫可控匿名,从可控匿名本身并不是数学上能够精确定位的点,但是它表达的意思就是保护隐私和反洗钱反毒品交易,在这中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大家可以再深入研究这个平衡点究竟在哪,但也不要以此有意或者刻意地贬低、攻击DECP的推进。”周小川说。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