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神秘的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推广用户

    中国 中国 关注:107 内容:3873

    中国人口:政府允许生育三胎 网民称“问题是一个都不想生”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安危事件 > 博彩新闻 > 中国 > 正文
    • 中国
    • 1一滴水
      专业回收各种二手娘们

      中国人口:政府允许生育三胎 网民称“问题是一个都不想生”

      据新华社消息,5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表示,将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

      20天前中国公布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相比上一次普查,年均增长率微降,但老龄化程度加深,“老龄化已成基本国情。”

      在新华社相关微博下,热度最高的评论大多负面,认为“问题是一个都不想生”、“建议先解决最基本的生育福利”、“你们帮忙养吗”等。

      这是中国第三次“放松”人口生育政策。有观点认为,政策力度太小,在快速老龄化的国情下,不仅应该全面放开生育限制,而且要推出全方位的鼓励措施。

      第三次放开政策

      中国自1970年代推行计划生育政策,除少数民族等特殊情况外,严格实施“独生子女”政策,其中一些强制性政策如引产等,遭到诸多批评。

      2010年上一次人口普查后,中国生育率已低于全球平均水平。2013年,计划生育政策迎来第一次松动,实施“单独两孩”,即夫妻中有一人是独生子女则可生育两个孩子。

      根据CEIC数据库显示,“单独两孩”推行翌年(2014年)中国新增人口从660万左右小幅攀升到710万左右,政策的实际效果大大低于估算。

      2015年,生育政策再一次放松为“全面两孩”。短期来看,政策效果明显,2016年新增人口达到800万,2017年也有737万左右。

      但政策的持续时间再次低于预期,短短两年后,2018年新增人口大幅跳水,仅为530万,2019年仅为467万左右,还不及生育政策放松前的水平,凸显出中国人口增速放缓的险峻趋势。

      中国人口:政府允许生育三胎 网民称“问题是一个都不想生”

      图像来源,WEIBO

      图像加注文字,

      中国网友评论大多集中在生存压力大、生育成本高的现实下,简单放开“三胎”限制于事无补。

      严峻未来

      生育政策影响生育率,进而决定一个经济体的人口结构和发展形势。

      中国在70年代实施计划生育,人为降低儿童占人口的比重,创造了生产性的劳动力结构。

      但时过境迁,随着预期寿命提高与生育意愿降低,当年的适龄劳动力逐渐转变为老年人口,当年被压缩的儿童人口,成长为占比较少的育龄人口。

      这种情况为长期经济发展投下阴影——干活的青壮年占比越来越小,需要全社会供养的老年人占比越来越多,养老金缺口扩大,社会负担沉重,年轻人自己生活已经不容易,就更不愿意生孩子,再加上老年人相对不愿消费,经济活力减弱,社会陷入恶性循环。

      而相比于一般经济政策,人口政策难以立竿见影。

      中国社会科学院2019年初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指出,长期的人口衰退,尤其是伴随着不断加剧的老龄化,会带来不利的社会经济后果。“中国的人口负增长已经势不可当,从现在开始亟须开展研究和进行政策储备。”

      经济学人智库中国首席分析师苏月此前也向BBC中文表示,生育政策的调整一般要15-20年才能对劳动力供给产生影响,因此调整人口政策要有提前量。放开生育限制是政策选择,但是政府同样需要关注到结婚率的变化和初婚初育年龄的推迟。

      中国人口:政府允许生育三胎 网民称“问题是一个都不想生”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为何不全面放开?

      在上个十年,中国两次放开生育限制的情况下,才维持住年均增长率小幅下降,而且最后两年新增人口出现大幅下跌。

      有中国学者认为,中国老龄化速度快,前景堪忧,早就因该全面放开生育限制,甚至应该开始奖励生育,这样才能在15-20年后维持人口红利。

      今年中国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递交的提案,呼吁“十四五”期间(2021-2025)全面放开生育政策。而且“这几年出生率的陡然下降甚至显示出某种急迫性”。

      学者邓聿文在FT中文网撰文表示,阻碍中国全面开放生育限制的原因主要有:虽然老龄化程度加深,但人口众多的基本国情没变,有观点认为劳动力红利还在;还有观点认为,生育二胎的意愿已经不高,应该着力改善公共服务,提高生育二胎的意愿,而非开放三胎或全面放开;中国脱离绝对贫困后,还有很大提升空间,而中产生育意愿虽低,贫困地区的人口反而愿意生孩子,加大脱贫难度;少数民族生育意愿更强,全面放开后(此前少数民族可生二胎或三胎),可能冲击现有民族构成。

      出路在哪?

      中国网友评论大多集中在生存压力大、生育成本高的现实下,简单放开“三胎”限制于事无补。

      全国政协委员郑秉文今年中国“两会”期间也建议,在全面放开生育政策的同时,制订一揽子顶层设计,包括但不仅限于为青年夫妇生育创造条件,为青年夫妇减负,4~6岁学龄前教育实行普惠价格,全社会营造一个育儿友好型社会环境,建立人口预测报告制度,并建议将人口老龄化行政主管部门的级别和地位予以升格。

      不过,5月31日的政治局会议上也提到,中国要将婚嫁、生育、养育、教育一体考虑……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推进教育公平与优质教育资源供给,降低家庭教育开支。要完善生育休假与生育保险制度,加强税收、住房等支持政策,保障女性就业合法权益。

      但在发达国家,生育率低已是多年顽疾,老龄化也成为“现代化病”。各国也推行多种政策,然而实际效果不佳。

      美国布鲁金斯中国经济资深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 认为,中国改变这种人口状况的办法有限,因为增加生育率的措施往往效果不大,中国也不具备接收大规模移民的条件,不过目前退休年龄比较低,还有提升的空间。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