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吧主
    • 吧务
  • 神秘人
    神秘人
    没啥好说的
  • 代理帮
    代理帮
    提供各平台实时信息,曝光黑平台.
  • AG小菜鸟
  • 电竞大脸喵
    电竞大脸喵
    我们只谈电竞!
  • 火狐代理合营
    火狐代理合营
    火狐体育招募代理商,TG:@DL_HHAsa
  • 火狐体育代理部-李睿豪
    火狐体育代理部-李睿豪
    欢迎个人以及推广团队洽谈,飞机:@HUOHU500
  • 代理帮
    代理帮
    提供各平台实时信息,曝光黑平台.
  • 推广用户

    菲律宾吧 菲律宾吧 关注:95 内容:815

    硅谷投资人的下一站:东南亚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菲律宾吧
    • 1一滴水

      沙山路(Sand Hill Road),这条如雷贯耳的风投(VC)一条街,聚集了享誉全球的风投机构。不过,这些以硅谷为据点的风投公司,传统上都只青睐当地公司,即便同处美国的纽约,对这些西海岸的沙山路VC而言,也是另外一个星球,如此,就更遑论世界其他地方了。

       

      但时代在悄然变化。在将近13000公里开外的新加坡,两位不愿具名的新加坡风险投资人介绍,硅谷的蓝筹股巨头Andreessen Horowitz(A16z)正在为其东南亚办事处积极招聘人员。

       

      大名鼎鼎的A16z,由Marc Andreessen创建,管理的资产超过160亿美元,投资战绩覆盖了美国互联网科技的半壁江山,其中包括Facebook、Twitter、Pinterest、Airbnb、Foursquare、Lyft,以及已经退出的Skype、Instagram、Zynga、Groupon等。

       

      而总部位于伦敦,专注后期风险投资的社会资本Hedosophia,也正在新加坡物色人才。它显然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将两名高管从英国调到新加坡,以便在东南亚建立自己的业务。

       

      不过,早在这之前,Sea在纳斯达克敲钟,已成功将东南亚初创企业摆在全球版图,Grab正开展SPAC计划,而Gojek和Tokopedia合并后的实体GoTo,也瞄准了美股市场。

       

      分别于2014年和2017年在东南亚建立本地团队的500 Startups和红杉资本,是该地区首批入局者。目前,光速创投(Light Speed Ventures)、Prosus、纪源资本(GGV)、阿克塞尔(Accel)和中国启明创投(Qiming)等全球性公司,均已在新加坡开设办事处和团队。

       

      这些,都向世界传递出一个信号:新一轮的资本,正源源不断地涌入东南亚。

       

      资金涌入

      前述一位投资人介绍,Hedosophia已向一家初创公司发出了一份投资意向书,这可能成为其在东南亚的第一笔投资。媒体暂未得知该初创公司的身份。

       

      "现如今,与我沟通过的每家美国基金都坚定地认为,东南亚是一个新兴的科技中心。但在2019年,他们却对此没有任何兴趣。"一家东南亚金融科技公司创始人玩笑着指出,其合作伙伴此前只当这个地区是度假胜地。出于当下进行中的一轮大额融资,这位创始人要求匿名,以避免公开报道对其新融资产生负面影响。

       

      东南亚经济受到了新冠疫情的重创,目前还在继续蔓延,但其科技产业却在无意中受益于此。

       

      具体来看,疫情期间,Sea的估值提升至1200亿美元,其纳斯达克股票在2020年飙升了近400%。同时,Grab宣布与美国公司Altimeter Capital合作的SPAC计划,估值达到400亿美元,另外印尼Gojek和Tokopedia合并为GoTo,也在紧张地筹谋上市。

       

      "Sea的成功,将东南亚初创企业放在全球版图上。“总部位于印尼的BukuKas公司CEO兼联合创始人Krishnan Menon如是说。该公司为中小企业提供数字记账服务和财务服务。"就在一瞬间,西方投资人纷纷转向东南亚,并热衷于寻找下一个科技巨头。"

       

      5月份,BukuKas宣布了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为此,Menon与多达10家美国投资公司进行了交谈。不过,Menon为并未披露首席投资者的身份。

       

      “在助力BukuKas完成E轮融资此类大型融资环节,只有全球风投公司可以,当地风险投资公司却爱莫能助。"跨境金融科技创业公司Thunes的首席执行官Peter De Caluwe介绍:"东南亚没有那么多投资者能够承担起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额度。“自9月以来,总部位于新加坡的Thunes在两轮融资中筹集了1.2亿美元,其中包括2021年5月从美国的Insight Capital注入的6000万美元。

       

      这种来自外部的火力,加速了东南亚本地风投的“内卷”。在遭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之前,许多公司就已开始筹集成长期基金。但新入局的投资者也在追逐规模较小的交易,这给当地公司增加了新的压力。

       

      “有趣的是,新加坡的基金过去都过于担心同行的动作。现在,竞争者不再是彼此,而是世界上最好的基金。这提高了我们所有人的门槛。”前述一位新加坡投资人指出。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