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吧主
    • 吧务
  • 神秘人
    神秘人
    没啥好说的
  • 代理帮
    代理帮
    提供各平台实时信息,曝光黑平台.
  • AG小菜鸟
  • 电竞大脸喵
    电竞大脸喵
    我们只谈电竞!
  • 火狐代理合营
    火狐代理合营
    火狐体育招募代理商,TG:@DL_HHAsa
  • 火狐体育代理部-李睿豪
    火狐体育代理部-李睿豪
    欢迎个人以及推广团队洽谈,飞机:@HUOHU500
  • 代理帮
    代理帮
    提供各平台实时信息,曝光黑平台.
  • 推广用户

    菲律宾吧 菲律宾吧 关注:97 内容:887

    不想落后就得拼命往前跑──博弈公司主管十年亲身经验这样告诉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菲律宾吧
    • 1一滴水

      我是个41岁的中年人,大概是2012年底进的博弈业吧,也不算特别早。12年是博弈业的黄金时期,那时候整个行业挺爆发的。

       

      基本上我算是被骗进博弈业的,毕竟哪个正常人会去做博弈嘛,说出去又不是特别好听……那个时候的博弈公司对那些中高阶管理者都会用骗的,不告诉你是博弈业,而是金融投资之类的,然后你一看,欸,公司待遇不错,又是金融业,这个高端大气上档次啊……总之当初我把期权股票该卖的卖准备打拼新事业的时候才发现是博弈业,但我已经没有退路了──这跟台湾那边状况不一样,因为台湾本身做的是离岸,不太需要干这种遮遮掩掩的事情,中国这一块就挺多的,一直到后面几年博弈业出名了,各种招募管道都成熟了,类似的事情才少了。

       

      我本来的工作是互联网大厂,职位也不错,跳到博弈业其实并没有多赚多少钱──起码在前期是这个样子,毕竟是换了一个行业嘛,我的心理预期没有特别高,只希望能在转行后把自己的事业层级往上再提一提;在互联网大厂干了几年,我自己的感觉是,互联网是个不产出实际价值的行业,所有的互联网产业到最后都是做金融做放贷,尤其是中国;拿最大的互联网公司来说好了,员工1万人,再加上配合它在周边生存的人可能也就2万人;但如果是其他行业,比如富士康,整个公司有多少人?它提供的工作岗位和产生的价值又是多少?互联网行业可以说是毫无附加产值的,它的生态基本就是自己做大赚钱就好──不过就这点来说,互联网行业并不是最上层,最上层还是做金融,融资也好,贵金属交易也好,期货市场也好,大宗交易外汇也好,甚至就连房地产都比互联网行业要高级,毕竟资源发展空间更大,天花板更高。

       

      在中国的互联网大厂里,上升的空间其实是很随机的,与你的工作能力无关,更与你的打拼无关,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那个产业,每个人都很强也很拚,不过所有人的工作职能都分得很细,举个例子,如果是博弈业的市场总监,可能所有市场方面的事情都要懂都要顾都要做,而互联网大厂的人则是某个领域的专家,在那个领域,他的资源跟知识都特别优秀,但是一把这个人从那个环境里摘出来,大部份就会变得生活不能自理,工作上各种配套的事一件都跟不上……

       

      大概2015到2019年这段时间,很多中国互联网大厂的人被各路博弈集团看中,邀请也好欺骗也罢,反正就是把人弄到马尼拉……最后嘛,这些人大概有90%都水土不服,因为他们习惯的工作方式是带着一群非常强悍的手下,985或者211毕业的,学历非常好,人人都是博士博士后,这些人执行力很强,教育成本很低,要做的只是把框架搭建好,然后关注他们执行就行;而互联网大厂的人到了马尼拉开始搞博弈之后,不管是做技术开发还是做市场终端,他们都需要多出一个步骤:教育,教育用户、教育员工,因为大部分员工的素质都低的可怕,有些人甚至不识字──那个年代去马尼拉的台湾人,以前不是在7-11干收银就是在KFC卖炸鸡,一个月赚2万多台币,然后到了马尼拉一下子变成supervisor或者manager,跟着某个中国互联网大厂的高大上director做事;而这些高大上director们在自己的知识范围是专家,但他下达的所有指令都要花大量时间去解释和教育,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好?简单说,互联网大厂的人跳来博弈业,除非是做HR这种专业壁垒不是特别高的职位,不然大部份的人都都很难产出自己原先的价值。

       

      我之所以要脱离原本的职业跑道,简单讲,就是没有进步的空间了。其实每个人在某个时候都会想要换跑道,这很正常,人人都会撞上天花板,起码那个时候在我肉眼可见的范围里确实没有什么突破空间了,除非手上某个项目突然赚了20亿──当然,这个可能性极低。反正那个时候权限够大,在自己的一方领域已经算是小霸王,总是要想办法突破一下嘛,人不可能只满足于现状,对不?

       

      总之,我在2012年进了某个博弈集团,在那个时候来看,它的各方面其实是相当不错的;刚进集团主要做运营,不过那时候所谓的运营其实就是个小老板,毕竟在博弈业做运营得管这个管那个,就像是万金油,也是各部门间的润滑与黏合剂。

       

      认真说起来,其实博弈业对运营的概念是有问题的。有句话这么说:产品上线前看PM,产品上线后找运营,因为在产品上线后,包括市场逻辑、数据分析、品牌调性、活动促销、产品功能、服务标准等等等等,所有东西都是靠运营去整理归纳,然后推动整个项目往前走;某种程度上来说,一个好运营基本等于一个好老板,只是没有决策权;而在博弈业,对运营的要求其实很低,因为大部分博弈界的人理解的运营就是找客服接电话,大家哈啦聊天汇报数据,而这样的理解当然是不及格的──广义上来说,其实转行前后我做的都是一样的事情,不过现在的工作更偏内容管理,毕竟很多博弈企业本身是内容产出导向,整个品牌价值都依附在管道跟内容上。

       

      任何一个大企业都有它的信誉和资源,目前的集团还不错,也算是行业内的领头羊之一,但博弈业的通病还是存在的:管理落后、缺乏有实力的基层管理者,团队执行力比一般行业低很多;好在集团高层眼界很好,每次选择的赛道都比较有潜力,也都能抢先转型、存活下来并且收获红利,财务报表基本上可以掩盖所有存在的问题,也提供了额外的生命力用于抵消以上通病所造成的消耗。

       

      说起博弈业的收入嘛……我现在的年收入大概近200万人民币吧[11] ,虽然这个数字比不上某些公司的推广主管,不过在这个行业里,比起拿到的薪水,我更看重的是机会、口碑、人脉资源和信任;所谓的薪水,只是用来支付你的基本工作表现,更重要的是有机会参与各种项目,以你的专业取得他人的信任──相对来说,这个行业是比较愿意去分钱的,只要你体现出价值,就会有你的一份钱;我自己存工资的那张银行卡早就不知道丢哪里去了,真正赚的都是在博弈业接触到的其他项目──当你的口碑在业界传开之后,很多人创业都会找你丢点钱进去,或者让你帮忙双方对接各自需要的资源;每个行业都需要交朋友,博弈业更需要,因为整体而言,很多人都不知道其他公司或者外面市场怎么样,每个人都做着自己手下一亩三分地的事情,信息是比较闭塞的。

       

      其实以我现在的年收入来看,已经达到一般人所谓财富自由的标准了,不过一来做生意有亏有赚,我也做过些失败的生意啊,目前外债……应该还欠差不多千万级别吧,不过这一行的人品挺重要,没有人认为我不会还钱,大家也都不会催我,我也就在这段时间里想办法帮大家多做点项目,多搞点服务,多做一些产出。有能力欠钱自然也就有能力赚钱,预计再2年就能清债了。

       

      说回财务自由,其实就是物质追求吧。追求物质是人类的本能,认真说,根本没有什么财富自由,人的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一定会想做更多的事情去满足自己的欲望。我跟一个老板关系挺好的,他的身家大概10亿人民币,但他一直想去做个正经行业的正经产品;对他而言,正经行业的正经产品,除了让他的账户后面多一个0,其实对生活没啥改变,因为这个老板本身不太花钱,除了钓鱼以外也没什么其他兴趣,开再好的车住再好的房子也就是去钓鱼……

       

      其实我挺喜欢他的做法,因为人始终会有、也该有更高的追求,所以我真不觉得有人会因为财富自由就停下来;我见过的有钱人都想着要更努力赚更多钱,我认识最有钱的那个老板,很多年前就布局区块链行业。江湖传言身家百亿(我也确认他投过好几个国内上市成功的新企业,考虑到这些企业的市值、江湖传言未必不是真的),他现在想的是长生不老,投资了七八家生物科技公司,每天吃斋吃斋念佛健身,他说他要活到那几家生物科技公司出研究成果的那一天,他很有自信跟我说他能活150岁……

       

      无论是身家10亿还是100亿,他们始终都有自己的追求,有些追求例如生物科技,丢个10亿100亿进去其实也就是听个响,始终要想办法赚更多的钱,再投到无尽的研究里……那个身家百亿的大老板,我每次去他办公室找他喝茶的时候他都在开会(我都是周日去),真的每次都是这样──100亿人民币啊,这辈子根本花不完,但是他还是这么忙,对吧?所以财富自由其实是个假议题,真正有钱的人,就算一下子平淡个两三年,之后他一定会忍不住出来干一些事情,因为这就是有追求的人生。

       

      说起博弈业与一般行业的差别……从管理的角度来看,博弈业对管理水平的要求比较低,但从投资的角度上看……这么说吧,一般新创行业,先从种子轮搭起基本框架,然后天使轮支撑你运行一段时间去验证你的商业想法,验证可行后A轮进来了,扩大市场,B轮进来了,再扩大市场,基本上是这样的逻辑;但博弈业的线更短,基本上只有种子轮和天使轮,然后非生即死──项目只要能活下来一定超赚钱,活不下来就吃屎,没有中间线,这是一个很极端的产业,不管任何产品都是这种大起大落的状况,这其实是件挺不可思议的事情,当然,所以这个行业充满了各种财富神话,例如某博, 1年内跟冲天炮一样咻啪的就冲上天的比比皆是。

       

      整体而言,博弈业是浮躁的,无论是投资还是业务甚至理念全部都是短线,只看眼前,没有以后,更没有什么未来,不像台积电富士康,只要不出重大的经营决策失误,一般撑个几十年不是问题;很少有博弈公司想要去做一间百年企业,就算有,整体环境跟行业氛围也不会支持这样做,有相同理念的人很少,无论公司内外,光靠老板一个人是推不动的──大起大落只看眼前,只走短线急功近利,这可以说是博弈界的通病,从这点来看,我觉得博弈业是需要教育的,需要更多知识和一些整体概念,随着竞争慢慢变得激烈,一定会有些企业能长久的活下去,带起整个博弈界的生命线和未来,让博弈企业活得再长一点,再向上走一点。

       

      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之前大家都做中国市场,疫情开始后大家做东南亚市场,现在则是全世界遍地开花,做日本做巴拉圭做巴西,哪个国家都有人做,大部份都挂了,但也有小部分活下来,这些变化都是博弈圈在几年前完全没有想到的,不过这个不是规划,而是外界的剧变产生的应急措施。

       

      这不是选择,这只是逃命。

       

      当然,博弈业的浮躁跟政府的政策是脱不了关系的,合法的博弈公司像威廉希尔、BET365,这些公司时间都很长,威廉希尔开盘的时候,希特勒才刚上台;政策允许它们存在,并且加以严格监管,反正就是一间正常的企业;所以说,真的要让博弈业变的不那么急功近利,很简单,政府开放,并且严格监管每一张牌照,把它的出入境金流控制住,请精算师、会计师事务所去审计税务,大家的脚步自然就会慢下来……不过这样一来,老板们赚钱就少了,谁都不想有人监控,资本是最不想被人监控的东西。

       

      其实想想,博弈合法化,说起来很美,但不会有人真的去推动这件事情,一来合法化对现在的博弈公司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情,合法化就意味着交税、就意味着不能作弊、就意味着资金占用几何级数的上涨、就意味着高赔率的玩法风险更高,全世界博弈合法的国家税都很重,最少最少最少也得交毛利25%的税,更别说欧洲一些国家,光是福利金就要给25%,加上七七八八的税就超过30%,最后到股东手上每年还得被政府抽一次,总共算起来肯定超过35%;现在的博弈公司不用交税,死不死是下面员工的事情,老板们为什么要去推动博弈合法化?合法化就要实名,面临各种法律风险,万一跨国博弈变成跨国洗钱还会被政府找上……

       

      真要推动博弈合法化当然是个好事情,前提是不要缴税……如果换成其他方式,例如台湾很多地下博弈场所,看似不交税,其实还是要交的,只是把税交给各地警察局……简称保护费,这样偷着搞,不用交太多钱,上面有人罩,这种运营方式也是条路子。

       

      不过从这几年菲律宾的状况来看,就算博弈业合法化,对基层民众来说也未必是件好事;马尼拉原本的治安已经不算好了,柬埔寨那边禁赌之后来了一大批新人,治安水平立刻又往下掉了一大截,以前我们不用担心华人之间会有什么抢劫问题,柬埔寨的人来了之后抢劫也有、刑事案件也有,更别说在东南亚博弈界,马尼拉已经算最安全的了,相较之下,柬埔寨有点野蛮,到了缅甸小猛拉那边就根本是地狱了,这些个灰黑产进驻却没有监管的地方,连基本人身安全都是个大问题。

       

      进了博弈业,我看到了很多以往绝对不会见识到的东西,它会改变你的整个三观,你会发现这个世界的组成和运行方式不是原先台面上的那么美好;一般行业的老板出门不会带好几个保镳,一般行业的老板们不会在喝醉之后让保镖互相开枪对射──简单讲,法律笼罩之处,这个地方就有规则;法律没垄罩这个地方,不管是人还是钱,整个运作都会呈现出一种无序的骚动,就好像凌晨一点的海面,一片黑压压的,你只听得见浪声起伏,却不知道周围是些啥有些啥,只有探灯照到的地方才有惊鸿一瞥的视线;一般人的世界是阳光明媚的,而博奕业的世界则会更残酷些。

       

      想加入博弈界的新人,会遇到最大的问题是遇见不靠谱的公司吧,这机率其实不低,因为公司如果要靠谱,就意味着管理要正规化──这一行里管理规范的公司就没有几间,毕竟管理规范意味着更长期的投入与更高的成本。对大部分的博弈公司来说,不管你是台湾人中国人还是马来西亚人,骗过来就是用,新人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派上用场,至于员工的安全尊严未来发展,who cares?毕竟这间公司搞不好只打算开两年……

       

      总之我建议,新人尽量找个稍微靠谱点的公司待着,等熟悉整个行业之后,再结合自身条件去思考长期打算,毕竟在一家公司从小干到老,从 QA到质检到生产线到车间到厂房最后升上厂长副厂长,这套逻辑在博弈业不是那么适合,升职是没有问题的,但你最好以「这家公司只会做3年」这样的时间长度去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因为3年后,要嘛你升上去了,升不上去,这家公司可能也不一定在了,薪资收益是一回事,你一定要有对未来的规划:3年之后,你希望自己是什么样子?如果3年之后你还停留在原地,其实就不大好……在我心目中, 3年之后,应该要能单独掌控一些东西,一个项目或者一门生意,提高你的不可或缺性与现金收益,这才是在这行里该有的发展规划。

       

      说真的,在这行最容易做的是养老,因为工作相对简单,现金收入也高;但最不该做的也是养老,因为现金收入也好,工作简单也好,你必须要逼着自己往前跑,因为这样的环境特别容易温水煮青蛙,这是人的本性问题,也是这个行业的属性问题。有些人在这行当客服当了八九年,某一天老板被抓了,公司没了,之后出去求职,发现经验只有客服,到其他地方最多就是当个客服组长……人不能满足于现状,这其实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一样,不过在博弈业里,脚步要再快一点,最好能逼着自己一直往前走。

       

      人生其实没啥好后悔的,因为每个阶段只能做当下最好最优的选择,在一个时间段内你收集的讯息和你拥有的知识,这些东西决定了你做出的判断,简言之,每个选择都是必然的,没有人能带着先知的角度回到过去,如果可以,不如去买彩票呢……相较于后悔过去的决定,不如多花点时间做好眼前的事情,处处留心皆学问嘛,多看、多听、多想,你的眼界跟思考模式会改变很多,最终发现其实万事万物都有其联系,就这点来看,这是一个最好的不后悔的理由,因为我的眼界和经验都提升了。

       

      有意愿进入博弈业的人,我这边的建议是:别当客服,因为说到底,客服就是用时间换金钱。尽量去做一些可以学习东西的事情,去做那些自己有点胜任不了的职位,客服这种机械化工作迟早会被AI替代的,全世界都一样,你要做的事情应该要更有技术难度点……当然,每个人的需求不一样,有些人想趁着年轻赚两年快钱,所以去新西兰澳洲剪羊毛,然后回台湾开个居酒屋之类的,这也是一种人生选择;只是从职场角度看,我建议去选一些自己做起来有点吃力的事情,克服之后人才会成长。

       

      进入任何一家公司工作都会有两种收益,一个是货币价值,另一个是个人提升,关于这个事情,我的感受是很深刻的,在任何环境,出色的人跟普通人的差别很大,几年后两者的收益可能相差几倍几十倍;就算一样是干客服,有些人勇于承担一些事情──我不是去鼓励你加班也不是跟你谈福报,而是说一个赤裸裸的现实:一个资本家,肯定会选择更优秀的人,给他更多更好的报酬和成长机会,最后甚至是项目创业机会都会给,至于你该怎么表现?就是在你的工作中表现得更优秀,而这种优秀是有价值的,你必须要有你的不可或缺性;等你把这个行业摸熟了,哪怕你去创业,因为你一直在突破自己,成功率就会比别人高……

       

      没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很多时候我们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大家少上班,好不好?当然好,但是你没有办法让所有人跟你一样懒惰,一定会有人冲在前面,你也只能想办法往前追,不然落后到最后,就只能回便利商店去打工──如果你安贫乐道,这是一件很高尚的事情,但我个人做不到,我保持一个每天都在往前跑的过程,是因为我不喜欢输。你不想输,我也不想输,那就只好拿出不想输的气势来了;三年之后,五年之后,当你发现以前的同学、同事身价增加一两亿的时候,你一定会有感觉的,而这种状况,在博弈业其实挺常见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