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神秘的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推广用户

    中国 中国 关注:82 内容:2212

    赌博是一种变态的精神享受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安危事件 > 博彩新闻 > 中国 > 正文
    • 中国
    • 1一滴水
      专业回收各种二手娘们

      最近因公事去了一趟广西玉林,办完事顺道看了一眼当地最出名的景点:云天宫,老实说,第一眼还是挺震惊的,在一九九几年就能修出这么气势磅礴的建筑还是很有魄力和财力的。如果真是张子强出资修的,那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赌博是一种变态的精神享受

      世纪贼王张子强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电视、电影、小说铺天盖地的,小时候看电影,每次看到这个情节都直拍大腿:

      当李首富把10亿赎金给张的时候,跟他说,你可以买我们公司股票,或者投资一下房产之类的,可保他几世富贵,结果这货当耳旁风听了就走了,转身孝敬了澳门赌场。

      这个瓜皮,脑子秀逗了吗?拿着钱投资不香吗?买房不美吗?

      后来长大后才明白,他能成为世纪大盗就是因为他的赌,如果不赌,他也就是街边一个小混混,所以他的败也注定在赌了。

      赌博到底是个啥玩意,明知是火坑,这么多人前仆后继往下跳。

      赌博的乐趣在哪?

      前面好几期都聊过,控制人的情欲、感觉有关的最重要的神经传导物质就是多巴胺,这玩意分泌的多,人就亢奋,分泌的少,人就颓废。

      如果将来有一个手环能测试一下多巴胺的分泌,那咱们就可以精准定义现在你的快乐指数了,再也不用傻乎乎的问女朋友:你是不是生气了,这种讨打性的问题了。

      大家也都听过疼痛分为10级,第一级是蚊子叮,第10级就是孕妇分娩了,网友发挥了活雷锋的精神,帮医学专业完善了这个分类体系:第11级就是孕妇分娩时被蚊子叮了。

      愉悦感要分级的话,大致分下面几级:

      第一级:一个笑话、一首音乐、一部电影,多巴胺分泌水平在30%左右,这基本也是大家日常消遣的水平。

      第二级:一顿美食,多巴胺分泌水平在50%左右;

      为什么那么多人失恋后会暴饮暴食,因为脑子的多巴胺分泌失衡了,需要其它途径来补充。

      往往那些吃货就是因为生活中能找到快乐的事情太少了,需要美食来补充。

      第三级:一场酣畅琳淋的球赛或运动,多巴胺分泌水平在70%;

      我自己就踢了10多年的球,平心而论,秋高气爽,一群挚友,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下来,躺在球场上,吹吹风,看看天空的云彩,没有什么烦恼不可以化解,爬起来又可以元气满满的战斗。

      独自带球突破、射门、得分,那一瞬间的快感无与伦比,很多年后回味起来依然能让你的嘴角不自觉地翘起来。

      大概能理解球迷和粉丝为什么这么疯狂了。

      赌博是一种变态的精神享受

      第四级:一场性爱运动,多巴胺分泌达到100%,高潮甚至可以达到分泌200%;

      没有爱情的性爱很难达到高潮的,愉悦感会大打折扣。所以你去会所大保健,获得的乐趣可能还不及一场球赛或一顿美食。

      没有性的爱那玩意叫柏拉图了,阳春白雪一般人欣赏不来的。

      基本上这四级就是正常生活中人们可以达到的最高的愉悦程度了,达到这个级别了,再想往上突破,就有不同的途径了,最简单粗暴的就是吸毒和赌博了。

      吸毒,瞬间让多巴胺分泌冲到500%~1000%,不是那种从0到10到100再到500,直接跳过中间所有的过程,瞬间到达高潮,只要体验了这种快乐的人,人世间的一切美好都相形见绌了。

      能与之媲美甚至可以超越毒品的,也就是赌博。当然,有一些变态人格的一些特殊的癖好另当别论了。

      赌博能达到的快感比毒品更高。大家看那些赌徒决战到后面的时候,眼睛在喷火,行为会很怪异,和吸毒后的状态有点像,那就是多巴胺分泌到把脑子烧坏了。

      相比于前面的四级,美食、性爱,在毒品、赌博带来的乐趣的面前就不存在了,

      所以,瘾君子和赌君子往往没有一般男人那么好色/贪吃,就好像小朋友一个棒棒糖就可以开心好久,等你成年后,一颗棒棒糖还能让你开心吗?

      有了这变态级的愉悦,其它的愉悦大概相当于棒棒糖之于成年人。

      我初中的时候,我们那一个片区的学生有不少是父母在广州做生意,孩子放在家里的,用现在的话说叫留守儿童,父母出于补偿心理,会给他们很多物质来弥补,所以他们吃穿用度在整个学校都是最好的,我们还不知道真维斯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穿上耐克阿迪了。

      等我去上高中了以后,他们基本都已经辍学了,有的去投奔的父母,有的家里出钱找一个大专什么再混几年。

      每次过年回家,都会和他们小聚一下,往往场景就是一个酒店里,很多人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做的一个类似化学仪器的玩意,一根吸管对着一块锡纸,锡纸上面放着两颗小药丸,一边用火机烧那个锡纸下部,一边在壶的那一边使劲的吸。

      很久以后,我才意识到,这玩意就是吸毒。

      有一次我问他们中一个朋友,这玩意和美女,哪个更刺激?他说:有这玩意,还要女人干啥。

      连续奋战几天几夜的赌徒也一样,就算身体离开了赌桌,他们的脑子的多巴胺还会维持一段时间,所以电视上,经常看到那些赌徒回家后好像变了个人一样,魂不在身上,只有一个躯壳。

      多少人砍指,自残来戒毒戒赌,最终还是失败,基本上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是所有道友赌徒的归宿,就是因为这份快感太震惊了,朋友情谊算什么,夫妻之情算什么,人伦亲情算什么,骨肉亲情算什么?都不及一场赌毒来的愉悦。

      这种反人性的刺激直接让人忘记自己是个人,从生物链的顶端直接打到生物链的底端。

      中国都是哪些人在赌博

      知乎上有一个帖子很火,他说,为啥明星赚着老百姓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和名,舔了大部分人想都不敢想的女人,出则名车,入则豪宅,为啥这么多人作死去吸毒?

      除开圈子文化、公司控制手段、各种阴谋论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物质享受达到极致后,财富带来愉悦的边际迅速递减,而又没有一个合适的渠道去攀登更高的精神追求,那只就能吸毒来获得快感了。

      鱼翅燕窝第一次吃肯定会带来不少快感,那100次还有快感吗?

      跑车第一次开觉得好炫,每天开出去和你骑自行车其实也差不多。

      后半生难道就这么索然无味的走完吗?肯定不可以啊,那就来点更刺激的吧,来赌毒吧。

      可惜朝阳群众不能举报赌博,所以没有什么赌博的热搜。

      其实咱们绝大多数人或多或少会好奇的接触过赌博,不过经过学校、社会、家庭的三位一体暴击重锤洗脑(中国的反毒反赌工作是全世界最出色的,避免了很多人间悲剧),大家脑子已经深深意识到这玩意是不能碰的,绝大多数人自然而然的远离了这片深渊。

      然而在中国有些农村,那些外出打工过年返乡的人赌博已经常态化了。10几岁小孩也有样学样,他们正在接过赌狗前辈的大旗。

      赌博是一种变态的精神享受

      国家也示意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过去只强调经济建设,导致了农村的法律沙漠化,道德伦理腐蚀,城乡结构扭曲,社会承受了巨大的代价,图上这些小孩,走入社会很可能是重大隐患,他们家庭的破裂,进一步加重社会治理成本。

      所以国家现在提出了乡村振兴,所有的社会问题归根到底都是经济问题,只有乡村振兴了,父母不用背井离乡打工了,孩子有人照顾了,经济改善了,父母会花更多资源和精力在孩子教育上来,才是治理乡村的根本。

      所有陷入赌博深渊基本都是一个套路:好奇试试,我能控制,掉入深渊。

      可惜有几个能战胜人性的?唐僧戒掉贪嗔痴都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的,哥们,醒醒吧!

      赌之前,都会对自己承诺,“就玩几把”、“见好就收”、“小玩一下,输了就算了”,一个月工资输完,你已经不是你了,你的眼睛就红了,这个时候的你,没有家庭、没有儿女、没有父母、没有责任,脑子里只有翻本。

      人是贪婪的,赢了想赢更多,输了想要找回损失,这是人性。

      另一个人性缺陷就是“懒惰”。渴望不劳而获,渴望快速获得利益,这就是赌徒最真实的写照。

      只要沾上赌的人,根本看不上靠劳动获得的那一份钱,也失去了奋斗上进的心。见过很多赌徒,手上连吃个早饭钱都没有,还看不上人家一个月几千的工资。

      用电视剧《天道》的说法,他们想破格获取,是强盗逻辑,是弱势文化。

      输钱(赢钱后输钱)—瘫痪在阴暗的角落—绝望痛苦—戒赌—无力偿还+心有不甘—再博一次—复赌—循环。

      所以当年何鸿燊问叶汉,这帮人输了钱,以后不来了怎么办,叶汉大笑,十分不屑的告诉他:只要他们进来一次,就出不去的。

      这是中国最具代表的,数量最大的赌徒群体,这伙人养肥了中国的本土黑社会,而另一伙人则养活了世界的财富巨鳄。

      这一类就是前面提到的富豪赌徒了,这个群体也有几个鲜明特点:他们对自己极度自信,物质享受已经不能满足他们,压力极大而找不到合适的宣泄途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

      最具代表的就是金立手机老板了,刘立荣在塞班岛赌博,也就是吴佩慈老公开的赌场,输掉100亿,不得不挪用企业公款60多亿,造成金立资金链断裂。

      赌博是一种变态的精神享受

      中国富豪已经成为各大赌场大亨眼中的肥肉了,只需要放一张图,大家就能明白。

      赌博是一种变态的精神享受

      图中的圈圈就是专门吸附在中国巨龙上的吸血虫,算上刚刚合法化的缅甸,在东南亚和东亚共有13个国家和地区开设有赌场300余个,遍布120余个城市,共有赌桌1.6万张,老虎机6万多台,定点定向的为中国人服务的。

      而且,这些国家全都默契的给赌场定一条规定:赌场只对外国人合法,对本国人严格限制,甚至犯法。

      就连对赌博问题上谨慎之极的日本,也受不了经济利益的诱惑,日本在2018年将赌场合法化。

      甚至蒙古,一个风吹草低现牛羊的草原民族,也专门在中国边上了一个赌场。

      前两年,一个节目爆出:在国外,赌场顶上了针对中国的留学生这块肥肉,这个群体基本也代表了中国最富裕的家庭,每到周末,豪车私人飞机在学校门口接中国留学生去豪赌,基本是只要你来赌,保证海底捞的服务。

      而且,现在的网络赌博更加隐蔽、毒性更大,毕竟以前,我不去赌场,总不会陷入赌博吧,现在倒好,可能不小心点开一个链接,就被套住了。

      赌场收割完上一批文化程度较低的中老年后,又把镰刀伸向了有知识没见识的年轻群体了,而且更加智能更加难控。

      禁赌注定是一场漫长的全民战役,而且只可胜,不可败,一旦沾上,地狱之门就为你打开了,一个星光璀璨的赌场,那是无数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堆积起来的罂粟之花,这也是国家无论无何都没有放开海南博彩业的原因。

      顶级的人永远在追求精神层面上的需求

      当然,绝大多数人都达不到物欲到极致这个阶段,毕竟不可能每个人都是大富翁的,所以也不存在那么大群体的人去思考物欲达到极致后的突破转型。

      事实上,达到让人愉悦的途径,不一定是物欲达到极致之后的突破,也可能是物质和精神齐头并进。

      或者精神跑的更前面一点,精神比物质跑的快一点是一个人最理想的状态,人就会很饱满,就是人们常说的这人很有精气神,

      如果精神比物质跑的再快一点,拉开一定距离也不错,虽然可能被身边的人认为是怪咖,但独上高楼成一统,活得通透自在,也畅快。

      最怕的就是物质跑到精神前面去了,前面黑漆漆的,指不定就是毒品、抑郁、赌博的深渊在前方等你。

      不过想精神跑前面一点,这玩意需要一定的文化积累,阅历沉淀,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物欲横流的今天,很少有人能耐得住这份寂寞,吃的了这份苦。

      我大学的一个老师,北大毕业的,当时已经快60了,仙风道骨,应该属于最早的一批北大人了,按照我们世俗角度来讲,应该是混的很不得志的,在一个排不上名的一本大学里混个副教授,他的同学普遍都到厅局级了。

      平时他上课的时候,有时候讲一些关于人生、事业、名利的时候,同学们也不以为然,反而是那些某某某富豪、院士来上课时,时不时几句金科玉律引发强烈反响,毕竟,谁会愿意听一个lose的人生经验呢?

      有一次,我们几个同学去他家拜访,进门后,一下子镇住了,像一股电流击中大脑。

      整个家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叫落魄寒酸,狭小的房子里,一张床,一个桌子,两个凳子,只有两个凳子,老两口一人一个,几乎没有什么电器,家里最现代就是一部座机,剩下来的是满屋子的书。

      老两口(师母也是北大)除了上课之后,每天粗茶淡饭解决肚子问题后,就每人拿一本书,阳光下安静的沉浸在书海的世界里,偶尔交流一下读后感和不同见解。

      晚饭后会一块绕着学校的树林里走一走,他们的生活仿佛和现代社会完全脱节,从古代穿越而来,活成了一道风景。

      那一刻仿佛灵魂被洗礼了,闻到一屋子的书香,听到一个世界的安静,在那一刻,所有的功名利禄都显得如果低廉,不上台面,第一次发现,人生原来也可以这么活,抛开功名利禄,活成书本上才有的样子。

      随着物质生活的不断进步,人民精神文明建设不断深入,未来这样的群体会越来越多,社会也越来越健康。

      尾声

      我印象中上了赌桌,没有走向毁灭的,唯一就是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里的王志文了,数千万的输赢只在谈笑之间,收放自如。

      他们又代表了一批人,过了山,见了佛,悟到道,对他们来说,这可不是赌博,大概也就是一场没有计分的足球赛或者一杯电影的享受的级别。

      赌博是一种变态的精神享受

      你以为赌博是跟对手赌,跟赌场赌,跟荷官赌,其实赌到最后,都是在和自己对赌。

      2二滴水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