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神秘的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推广用户

    中国 中国 关注:97 内容:3144

    为一款赌博手游做推广,隆讯科技公司被罚1.4亿,拟上市前倒闭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安危事件 > 博彩新闻 > 中国 > 正文
    • 中国
    • 1一滴水
      专业回收各种二手娘们

      号称拥有自主研发的游戏引擎和游戏开发平台、系“全球移动互联网综合娱乐服务商”,重庆隆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隆讯公司)拟于去年年底在港股上市。

      然而就在去年7月,这家公司被河南襄城警方调查。检方起诉称,2018年3月以来,隆讯公司先后与深圳云游时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19家空壳公司签订《信息发布/推广服务协议》,约定由隆讯公司负责对850棋牌“金蟾捕鱼”和“百乐千炮捕鱼”等手游,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广告发布和网络推广。850游戏平台上的多款应用涉嫌赌博,后抱团“维权”的玩家们称,他们输掉的资金,动辄数十万上百万。

      为一款赌博手游做推广,隆讯科技公司被罚1.4亿,拟上市前倒闭

      重庆隆讯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场所内景

      2020年12月29日,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隆讯公司及其控制的一家公司犯帮助网络信息犯罪活动罪,分别被判处罚金9500万元、4500万元,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孙某某等三人被判刑。

      隆讯公司的诉讼代表人称,其在本案中仅是中介角色,实际进行网络推广的,是腾讯公司的手机应用获取软件应用宝。不过,受主要负责人被调查及资金冻结的影响,隆讯公司实际上已经倒闭关门。

      拟港股上市公司突遭警方调查

      隆讯公司在其前台接待处的自宣语中称,其是一家专注于全球移动游戏发行联运及手游研发的综合性互动娱乐企业,在北京、深圳、香港均设有分公司,拥有自主研发的游戏引擎和游戏开发平台,为“全球移动互联网综合娱乐服务商”。

      2017年,隆讯公司完成A轮5000万美元融资。2018年,公司海外总收入突破300万美元,全年总营收突破2.5亿元人民币。隆讯公司前员工胡某晓告诉红星新闻,公司主要利润在于游戏联合运营和广告推广,隆讯公司自主研发的手游有“圣殿之门”“超神觉醒”“老铁牛牛”,联合运营的游戏则有“太古封魔录”“青云诀”“飞升三国”等。

      2020年7月,隆讯公司正着手准备拟于年底在港股上市的审计工作时,包括首席执行官孙某某、业务部总经理李某某、深圳分公司总监徐某某在内的多名员工,被河南襄城警方调查。

      襄城警方的调查线索来自当地男子马某的报警。2020年7月3日,马某报警称,其在襄城县丁营乡白庙王村家中玩通过百度下载手游“850游戏”时,输了1800元;其朋友杨某卫在该平台上输了1000元。

      而有的玩家输掉的金额更加巨大。姜某新主要玩850游戏中的“炸金花”,在不知不觉间,他先后输掉了140余万。这笔钱是他的房子涨价后的收益及部分存款,“现在我负债累累,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850游戏APP上有欢乐五张、德州扑克、赢三张、四人牛牛、全民捕鱼等游戏,并且可以“上分”、“下分”,涉案账户吸收赌资数额巨大。襄城警方初步查明,该APP涉嫌开设赌场。

      警方通过报案人在850游戏平台的上、下分途径进行溯源,最终查到位于珠海和厦门的两个850平台代理点涉嫌开设赌场。850游戏在国内的服务器为租赁使用,租赁信息中预留付款银行帐户为平安银行,户主为田某浦。

      田某浦是钰海山庄地下钱庄窝点员工,名下有十余个账户,汇入资金主要来源于珠海拱北口岸的新金道商行。警方对新金道商行侦查发现,该窝点大部分资金通过背包客频繁进出口岸携带而来,新金道商行会依照上线通知,将所收现金存入银行账户,再将不同金额通过电子银行转往指定账户。

      田浦云的账户资金到账后,会分别打入与850游戏平台有关联的深圳云游、广州大白等空壳公司,而上述公司收到款项后,直接汇入重庆隆讯公司,或先汇至其子公司深圳市叁亿广告有限公司,叁亿公司将资金沉淀后,再以整数的形式汇入隆讯公司。

      为一款赌博手游做推广,隆讯科技公司被罚1.4亿,拟上市前倒闭

      重庆隆讯科技有限公司所在地外景

      赌博棋牌游戏版权挂靠空壳公司

      2018年11月起至2020年4月,深圳警方接到了当地人张某思的多次报警。张某思称,她和朋友频繁地遭受他人短信、电话骚扰,850游戏中一些输了钱的玩家,会往她家的大门处泼粪、拉大便。

      张某思曾是花小姐商贸公司的法人,深圳云岭网络公司的前身为深圳花小姐商贸有限公司。

      实际上,警方针对850游戏平台APP域名及游戏开发内容溯源发现,该赌博棋牌类游戏系深圳云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云岭网络公司)所有,并由深圳市云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推广运行,警方认定两公司均为空壳公司。

      张某思告诉警方,她是一名“互联网中介”,曾和丈夫开了多家空壳公司,在转卖公司过程中,她以帮人代办互联网准入证件、商标获利。

      2015年,张某思接一电话,对方问能不能帮忙注册一家游戏公司。张某思称,她手上刚好有一家空壳公司(花小姐商贸公司)可以转让。

      至2017年下半年,张某思帮忙将所需资料办理齐全后,花小姐商贸公司更名为深圳云岭网络公司,法人相继变更为梁某志及现在的韩某。

      国家商标局的《商标注册证》显示,850棋牌游戏的注册人为深圳云岭网络公司。国家版权局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显示,850棋牌牛牛游戏等,著作权人属深圳云岭网络公司。

      张某思称,这些证件一共涉及850棋牌名下13款不同游戏的证书。在这个过程中,她见过韩某,但未见过梁某志。其称,她此前并不知这些游戏涉嫌赌博。

      浙江衢州人姜某新是850游戏玩家之一。他告诉红星新闻,他通过百度搜索接触过850游戏链接,后又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加其微信,向其推荐850游戏。

      输掉了140余万的姜某新设法找到了张某思与云岭网络公司的第二任法人梁某志。张某思一再解释,她并非公司法人。而梁某志则称,他只是深圳某餐饮店的一名打工仔,对身份被冒用来开公司一事毫不知情。

      因被频繁骚扰,在2020年4月前,张某思报警次数不下于6次。她告诉警方,她“只是一个办证的中间商”,她与深圳云岭网络公司的业务以QQ方式对接,但后期她也联系不上对方。

      目前姜某新仍在设法维权。他说,在“维权”的过程中,他所接触到的数十名玩家,总计输掉的钱款数千万。这些玩家称,刚入手游戏时“对方”称都是“真人在线”,但实际游戏中,他们感觉,“是在跟设置好的机器人在玩”。

      姜某新介绍,这些游戏的具体玩法,是玩家将钱打入指定的银行账户,并由中间人来买、卖分数,“但我几乎没有赢过,直到把能输的钱全都输完。”

      推广公司称“此前未发现违规”

      2017年8月,一个叫“灵蛇”的人,通过隆讯公司深圳分公司发布的广告,主动联系到了该分公司的实际负责人李某某。李某某是隆讯公司的业务部总经理,此前业绩斐然。

      “灵蛇”要求,双方要用Telegram联系。Telegram是一款跨平台即时通讯软件,用户可相互交换加密及消息自毁,简言之,两人的聊天信息可“阅后即焚”。次年4月,通过“灵蛇”介绍,李某某又在线上认识了一个叫“可乐”的人。

      “灵蛇”和“可乐”先后将850金蝉捕鱼、大闹天宫捕鱼、百乐千炮捕鱼等游戏交给李某某推广。这些游戏都属于深圳云岭公司,由其授权深圳云游时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代运营。

      “当时这些游戏很正常,”李某某称,隆讯公司的游戏广告推广主要是捕鱼类。从2018年4月至2020年1月,隆讯公司从这些捕鱼类游戏广告推广所获得的收益为两千多万,其余95%都支付给上级公司,在推广过程中,隆讯公司只是二级公司,这些游戏主要通过天津、深圳的一级代理公司等,在腾讯公司的手机应用获取软件应用宝商推广、下载。

      李某某告诉警方,隆讯公司收到客户需要办理广告的邮寄手续后,经审核再将手续交给腾讯公司。腾讯公司同意后,隆讯公司与客户签订协议,然后腾讯公司将需要推广的广告发布在腾讯公司经营的网站内。隆讯公司收取客户广告的费用后再转给腾讯公司,并从中抽取返点费挣取利润。其称,隆讯公司为此游戏做推广的总费用为2.7亿左右,其中隆讯公司获利为两千余万。

      李某某告诉红星新闻,隆讯公司和腾讯公司都有义务对这些游戏进行监管,他本人及深圳分公司总监徐某某偶尔会对下载试玩,“此前并未发现违规。”

      但玩家对850游戏的投诉并从未间断。徐某某称,2018年底,即有玩家投诉称这些游戏“充钱较多”。2020年1月,腾讯公司发现这些游戏跟签订协议时不一样,并有玩家投诉该平台涉嫌赌博。腾讯公司将这些游戏下架过一段时间,并对隆讯公司作出80万元的处罚。

      850游戏还疑似被“切包”。浙江等地区的玩家反映,用户下载游戏后,接触到的应用内容不一致。2020年4月,腾讯公司将这些850游戏彻底下架。

      李某某曾发觉过这笔“大单”中的反常。其称,棋牌类、捕鱼类游戏的推广,隆讯公司都需要客户提供注册人数、玩家充值情况的数据,可“850游戏这个客户”比较特殊,“从来都是拒绝提供,但该给的广告费和返利都没有少。”

      但李某某认为,用户投诉该游戏赌博,是玩家私下的交易,与游戏本身无关。

      “帮助网络信息犯罪活动罪”被罚1.4亿

      警方调查发现,850游戏的推广费,通过多家空壳公司转入隆讯公司的对公账户。

      隆讯公司深圳分公司的其它员工称,这些“空壳公司”的出现的确有些“解释不通”,对此公司认为,这些汇款的公司,实际上与深圳云游时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公司。

      因不想失去这个“大客户”,以及为隆讯公司接下来的上市考虑,深圳分公司及子公司深圳市叁亿广告有限公司,均未就这些异常情况向总公司汇报。警方发现,为通过审计,隆讯公司深圳分公司在广告协议签订流程上,还存在弄虚作假的行为。隆讯公司首席执行官孙某某则称,他对这些情况一无所知。

      本案由襄城县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孙某某、李某某、徐某某涉嫌开设赌场罪,于2020年11月6日向襄城县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

      2020年11月29日,襄城县人民检察院就本案作出《起诉书》。检方称,隆讯公司及其实际控制的隆讯紫洋科技有限公司在明知以上游戏涉嫌违法犯罪的情况下,其对公账户仍大量接受19家空壳公司的资金转账予以支付结算并进行广告推广,另有十余家空壳公司在未和隆讯公司等签订任何协议的情况下,也大量向隆讯公司等对公账户转账,隆讯公司等公司为上述三十余家空壳公司支付结算金额共计高达4.3396亿元。孙某某作为隆讯公司的直接直接负责主管人员,接到举报和投诉后,不履行法定管理职责,对隆讯公司等公司所承接的广告推广、支付结算负有主管和直接责任。

      为一款赌博手游做推广,隆讯科技公司被罚1.4亿,拟上市前倒闭

      本案一审判决书

      2020年12月13日,襄城县人民法院就本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单位重庆隆讯公司及其子公司重庆隆讯紫洋公司因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分别被判处罚金人民币9500万元、4500万元。被告人孙某某、李某某、徐某某因犯同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一年零六个月、一年零六个月,其中李某某、徐某某被宣告缓刑。

      一审判决后,孙某某提起上诉。其上诉称,对帮助网络信息犯罪活动罪无异议,但其有从轻处罚情节。孙某某的辩护人认为,孙某某在本案中没有起到谋划、组织和积极参与的作用,其本人一向表现良好。

      2020年12月29日,河南省许昌中院对本作做出终审判决,维持一审法院的其它项,改判孙某某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二年。

      隆讯公司诉称只是中间商

      工商资料显示,深圳云岭网络公司目前仍为存续状态,但其登记的4个手机号不是空号就是无人接听。1月初,红星新闻试图联系张某思,希望其就公司办理流程等相关问题做解释,但其电话刚一接通就被挂断。

      隆讯公司目前已呈倒闭状,其客用电梯已经无法抵达其办公场所。该公司已人去楼空,正门处贴有一张物业方催要去年5月至8月近8万元租金的《催告函》,该函落款时间为2020年7月27日。

      隆讯公司的法律顾问、重庆中西律师事务所律师侯亮称,被调查后,隆讯公司近百名员工解散,1.4个亿的罚款直接导致了公司倒闭,“实际上游戏广告推广,只是隆讯公司不到1/3的业务,是比重很小的一部分。”隆讯公司指出,它只是腾讯公司的二级代理商,仅为腾讯公司与广告主之间提供交易机会,以促成广告推广业务。

      《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对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作如下规定:明知他人利用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单处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

      侯亮称,综合全案看,隆讯公司深圳分公司在广告流程中有一些疏忽大意的情形,但因为涉嫌开设赌场的人员都没有到案,上游犯罪无法确定,所以不代表被告人单位和被告人对850游戏涉嫌赌博一事“明知”。

      侯亮认为,因为本案报案人2020年6月下载的游戏是百度推广的游戏,而隆讯公司是腾讯的二级代理,没有百度推广的业务,并且2020年1月腾讯就下架了捕鱼游戏,所以本案不排除是其他不法分子冒用的所谓850游戏,以让一款看起来正常的游戏APP逃避打击,是精心设计好的一个“局”,而隆讯公司,也只是其中的被害人。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