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神秘的大版主
    • 小版主

    暂没有数据

    暂没有数据

    推广用户

    菲律宾 菲律宾 关注:97 内容:3162

    台湾小伙南漂菲律宾:差点被关小黑屋,因生肖与老板对冲被解雇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安危事件 > 博彩新闻 > 菲律宾 > 正文
    • 菲律宾
    • 1一滴水
      专业回收各种二手娘们

      台湾小伙南漂菲律宾:差点被关小黑屋,因生肖与老板对冲被解雇

      去年退伍后,我如一般的年轻人一样,不太清楚未来要做些什么。虽然我是国立大学经济系毕业,学历不错,但对台湾的低薪环境束手无策,出国的念头便一直在我脑中盘旋。后来偶然看到菲律宾博彩产业秘书的招聘讯息,看来相当适合没有什么经验,又想获得快速成长机会的我。机票一买,我就来到了菲律宾。

       

      半年后,我离开了这个产业,因为许多风险真的要实际体会才会了解。

       

      签证问题:小黑屋的盘查风险

       

      首先是每位到菲律宾工作的人都会遇到的签证问题,菲律宾正式的工作签证是9G,但申请费用约需8到10万台币左右,再加上该行业人员流动率高,一般公司不会直接替员工申请9G工作签证(Work Visa)。替代方案是让员工持旅游签证入境,再替员工申请特别工作许可(Special Work Permit, SWP),此许可一次效期3个月,一位员工在一家公司申请上限为两次,SWP效期结束后,公司会视员工表现办理9G工作签证。SWP申请费用低廉,但效力不等同签证,只是在警察盘查时可提供的工作证明。

       

      我在工作期间中途有回台湾休假,再次入境菲律宾还是持旅游签,只是我并未将SWP从护照页撕下,海关就问我为何预计停留一个月,但却没有旅馆预订纪录,也没有旅游计划,怀疑我是持旅游签入境非法打工。我回答得支支吾吾,海关人员后来看我并无多次的出入境纪录,仅是口头警告我,若是未来在菲工作没有合法申请工作签证,就会被注记为黑名单而拒绝入境。

       

      后来,我与同事聊到此事,他们都说我算是幸运的,有同事是直接被海关带进小黑屋盘查。为了避免海关刁难,大部分公司都会有所谓「保关」程序──委托中介行贿海关,保证员工能顺利通关。公司也会针对一些紧急状况做教育训练,例如真的被带进小黑屋,绝对不能说是从事博彩产业,并且尽快联络公司同事,处理后续「赎人」的流程。保关看似保证通关,其实风险还是很大,有时也会遇到菲律宾对于出入境管制严查而无法保关的情况,这时就只能祈祷海关不会藉故刁难了。

       

      护照集中管理、生肖与股东犯冲被解雇

       

      不可否认,博彩行业是个极为投机的产业。产业进入门槛低,只要有出资者、技术,短期便可迅速创造多款游戏,只要玩家数与投注量提升,便是捧着大把现金吸引员工的时刻了。这个产业的公司结构基本上大同小异,从最上层的出资者、股东,底下分成技术、业务与管理部门,公司没有企业文化(尽管每家公司都希望员工忠诚),也没有完善的管理制度,一切倚靠的是人治管理。

       

      为了便于管理,大部分公司都会集中管理员工的护照,公司说法是因为要定期帮员工办理签证事务,但若要拿回护照,还得填写申请单,经过主管核准才能拿回,人身自由变相受到限制。除此之外,公司所有制度与命令都出自最大股东,劳工权利在此荡然无存。

       

      有公司同事因为车辆调度不周,就被扣了半个月薪资;还有入职的新职员,在核对了出生年分后被直接解雇,只因其生肖与大股东犯冲。诸如此类的荒谬事件,看在这里的员工眼里已经见怪不怪,拿人薪水就认份做事,是在这里的生存法则。

       

      还有一部分风险,是专属于秘书这个职位的。

       

      人头借不借?

       

      秘书这份工作,除了要管理部门行政事务,还要打理主管的生活起居,一段时间后若与主管培养起信任基础,则会着手管理主管的帐务。在这里的现金流无法进入正常银行体系,大多都是靠钱庄或赌厅系统支撑现金流交易。我最常做的事,就是到赌厅拿主管的生活费,一次就是100万、200万菲律宾披索的现金,碰到再更大额的交易,则要提醒主管用赌厅开发的支付系统进行转款。虽说每次取款都有保镖陪同与专车接送,但若有突发状况,我的人身安全还是备受考验。

       

      这里大多数金主若赚到钱后,便会不安于只经营博彩产业,希望能透过经营其他事业,将赚来的钱洗白。为了保持自身身分不外流,这些金主多半不会用自己的身份经营副业,这时候若身边的亲信能代为管理,就会使这些投资项目快速推进,坦白说就是希望这些下属能够当人头。我自己就与主管声明自己绝对不愿当人头,但我有认识的同事在主管说服下,答应当人头。

       

      讽刺的是,那天早上他还开玩笑地跟我说,若是主管要他当人头,他就离职。

       

      博彩快钱难以回馈当地,不希望家乡变调

       

      经历这份工作后,我思考着未来台湾是否会将博彩产业合法化的可能性。合法化的好处是那些基层劳工至少有法律保障,不需每天担心若公司从事违法业务,自己成为代罪羔羊。但坏处呢?看著菲律宾博彩合法化后,大量博彩公司进入、大量招募海外人士后,连带拉抬市中心的房价与消费。但该产业的繁荣,却丝毫无回馈到本地人手里,反而是加大贫富差距,不仅使当地居民生活不便,也使得社会治安蒙上阴影。这些坏处,也让我对于在菲律宾生活产生极大的不适应,我晓得我无法替在该产业工作的台湾劳工发声,但就我个人而言,我不希望我的家乡变得这样。

       

      在我将要离职之际,我跟另一个台湾同事聊天,他说大部分人加入这个产业原先都会给自己设定一个期限,赚够钱了就去创业或着读书,但也有很多人是离职之后又再回去。这个产业给的丰厚薪水,就像是让劳工慢性吸毒一般,就算员工短暂离职,心瘾发作后还是得乖乖回来。

       

      我不讳言,在这里待了半年确实赚到了一些钱,足够我回台湾继续探索人生。我也庆幸我在尚未成瘾之时,转身离开。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返回顶部